因 “#MeToo”及“ #ChurchToo” 反性骚扰行动发起,美国年轻基督徒纷纷认清性骚扰行为并表示不能容忍。

根据一项由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 发起的研究显示,美国有10% 35岁以下的青年信徒曾离开教会,原因是觉得行为不检点在教会中没有被认真看待;9%青年信徒表示,他们已经不再去教会,因为他们对于教会处理不当的手法感到不安。

根据GRACE (Godly Response to Abuse in the Christian Environment)组织成员、性虐待研究专家,贾斯丁·霍尔寇姆(Justin Holcomb)指出,另一引起青年信徒离开教会的因素,是他们的年龄最接近性骚扰个案最多发生的年龄——12至34岁,最容易受害年龄是16至19岁。

14%年龄介乎18-34岁的受访者表示,因教会人士曾作出不检行为,令他们渐渐退出教会活动,只有1% 超过65岁受访者意见相同。另外,年轻一辈受到色情赞赏、笑话及讯息,或长时间凝视等形式的性骚扰的机率,比年长人士高出两至三倍。两者之间的差距反映,教会需为受害者增加牧养资源和恰当的处理程序。“我相信两代都有经历性骚扰,只是年轻信徒倾向分享出来。”儿童性虐待生还者玛莉·捷米斯说。

另外,研究还显示,大部分信徒已经看到他们的教会群体有所改善,尤其在主日学及事工项目中有确保儿童安全的政策,69%的人认为他们的教会比10年前更有意识去保护儿童(“非常有意识”占46%;“较有意识”占23%)。

尽管有部分人担心教会的性骚扰危机将会继续发生——只有不到1/3的受访者认为有性骚扰行为的牧师,比公众所听到的“多得多”;大多数受访者对自己的教会表现出高度的信心。

退任牧师及性虐待生还者约书亚•皮尔斯(Joshua Pease)形容,当性虐待发生于基督徒视为安全的处境中,认知失调便发生。他说:“教会成员不能结合现实与自己的身份——教会是健康的地方、有好人。因此,这常常导致人把事情看轻(发生的事都不是那么大问题);其次导致受害者责怪旁人(如果你曾经做过____,或许事情便不会发生);以及导致否定心理(我认识那人,他绝不会这样做)。”

他告知基督教时报(Christianity Today)说:“我认为未来五至十年会是至关重要的。而当务之急要说的是:‘好,我们已吸取教训,是时候改进了。’只要我们一日还未为在教会中所犯下的性罪行忧伤痛悔及悔改,教会仍然危险。”

(来源:Christianity Today,2019年5月21日,钟浩然编译报导)

祷告:求主显出祂极大的恩慈怜悯,让教会、众人悔改,穿上新人样式过圣洁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