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 「#MeToo」及「 #ChurchToo」 反性騷擾行動發起,美國年輕基督徒紛紛認清性騷擾行為並表示不能容忍。

根據一項由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 發起的研究顯示,美國有10% 35歲以下的青年信徒曾離開教會,原因是覺得行為不檢點在教會中沒有被認真看待;9%青年信徒表示,他們已經不再去教會,因為他們對於教會處理不當的手法感到不安。

根據GRACE (Godly Response to Abuse in the Christian Environment)組織成員、性虐待研究專家,賈斯丁·霍爾寇姆(Justin Holcomb)指出,另一引起青年信徒離開教會的因素,是他們的年齡最接近性騷擾個案最多發生的年齡——12至34歲,最容易受害年齡是16至19歲。

14%年齡介乎18-34歲的受訪者表示,因教會人士曾作出不檢行為,令他們漸漸退出教會活動,只有1% 超過65歲受訪者意見相同。另外,年輕一輩受到色情讚賞、笑話及訊息,或長時間凝視等形式的性騷擾的機率,比年長人士高出兩至三倍。兩者之間的差距反映,教會需為受害者增加牧養資源和恰當的處理程序。「我相信兩代都有經歷性騷擾,只是年輕信徒傾向分享出來。」兒童性虐待生還者瑪莉·捷米斯說。

另外,研究還顯示,大部分信徒已經看到他們的教會群體有所改善,尤其在主日學及事工項目中有確保兒童安全的政策,69%的人認為他們的教會比10年前更有意識去保護兒童(「非常有意識」占46%;「較有意識」占23%)。

儘管有部分人擔心教會的性騷擾危機將會繼續發生——只有不到1/3的受訪者認為有性騷擾行為的牧師,比公眾所聽到的「多得多」;大多數受訪者對自己的教會表現出高度的信心。

退任牧師及性虐待生還者約書亞•皮爾斯(Joshua Pease)形容,當性虐待發生於基督徒視為安全的處境中,認知失調便發生。他說:「教會成員不能結合現實與自己的身份——教會是健康的地方、有好人。因此,這常常導致人把事情看輕(發生的事都不是那麼大問題);其次導致受害者責怪旁人(如果你曾經做過____,或許事情便不會發生);以及導致否定心理(我認識那人,他絕不會這樣做)。」

他告知基督教時報(Christianity Today)說:「我認為未來五至十年會是至關重要的。而當務之急要說的是:『好,我們已吸取教訓,是時候改進了。』只要我們一日還未為在教會中所犯下的性罪行憂傷痛悔及悔改,教會仍然危險。」

(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19年5月21日,鍾浩然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顯出祂極大的恩慈憐憫,讓教會、眾人悔改,穿上新人樣式過聖潔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