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人当中,我的心一直未得着满足。”1991年,当我在韩国,父神这句话深深触动了我,我立时双膝下跪,泪如泉涌。同时,羞愧、扎心、痛心、懊悔涌进我的心,我向天举手,为我们民族五千年来得罪、亏欠、辜负父神的大爱而悔疚痛哭,呼求天父的怜悯医治,领我们这全世界最大的族群,回归到天父在创世以先已定下的计划与命定之中。我向父神许愿:“袮的心若一直得不著满足,我的心又何以能满足?作为流着华夏血脉的天国儿女的一份子,我愿一生委身于这异象:有一天,我要看见全地华夏属神的儿女,一同来满足天父的心,满足袮对华夏民族的计划与命定。我甘愿为此而生,甚至甘心为此而死。”蒙父的大恩,信实与怜悯,在父面前的小小心愿,竟使我这个原本非常自卑、懦弱、退缩、害羞的小男人,领受一颗“儿子”的心,得以转化成为一个立足香港却胸怀中国,以至胸怀天父国度的“爱子”,下半生得以活在主的应许之中。“我来了,是要叫羊(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10:10下)

作小孩的时候,我们都会要求父亲来满足我们的需要。什么时候我们知道自己已经长大成人呢 ? 就是你开始愿意尽心尽力去满足父亲未被满足的心。“这是我的爱子,是我所喜悦的 。”(太3:17)

我们都是天父的儿女,但不都懂得讨天父的喜悦。你我可以是叫天父的心大得安慰,叫祂的圣名大得荣耀;同样也可以叫祂荣耀的名被羞辱,使仇敌大得亵渎神的机会,伤透天父的心。以色列是我的儿子,我的长子 (出4:22),命定要成为列国的祝福 (创26:4),结果却事与愿违,成为列国的笑柄 (耶24:9)。他们的历史,正正是我们全地华夏民族的借鉴,两个族群同样充满了血泪的历史,同样承受莫大的耻辱,也同样散落在列国。但若这两个民族能藉历史汲取教训,同心携手,与天父的心对齐,必能在末世化咒诅为祝福,叫祂的名大得荣耀。

如今,三而一的真神正把我们华夏全地中、港、台、澳、海外的儿女连结成五胞胎,为要在末世为神预备三样珍寳,完成末后最大的收割:一、为“圣父”预备好一个可安息的居所,一个爱的大家庭,使列国得以回家;二、为“圣子”预备好一个合一的身体,一个恩赐、职事、功用都配搭合宜的身体;三、为“圣灵”预备一个新的皮袋,一个有足够弹性,柔软的皮袋,等候领受新酒的灌满。

而你我作为华夏大家庭的一份子,正正为要成就父神在末后的计划与命定,去满足天父仍未得满足的心,成为列国的祝福!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