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華人當中,我的心一直未得著滿足。」1991年,當我在韓國,父神這句話深深觸動了我,我立時雙膝下跪,淚如泉湧。同時,羞愧、扎心、痛心、懊悔湧進我的心,我向天舉手,為我們民族五千年來得罪、虧欠、辜負父神的大愛而悔疚痛哭,呼求天父的憐憫醫治,領我們這全世界最大的族群,回歸到天父在創世以先已定下的計劃與命定之中。我向父神許願:「袮的心若一直得不著滿足,我的心又何以能滿足?作為流著華夏血脈的天國兒女的一份子,我願一生委身於這異象:有一天,我要看見全地華夏屬神的兒女,一同來滿足天父的心,滿足袮對華夏民族的計劃與命定。我甘願為此而生,甚至甘心為此而死。」蒙父的大恩,信實與憐憫,在父面前的小小心願,竟使我這個原本非常自卑、懦弱、退縮、害羞的小男人,領受一顆「兒子」的心,得以轉化成為一個立足香港卻胸懷中國,以至胸懷天父國度的「愛子」,下半生得以活在主的應許之中。「我來了,是要叫羊(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10:10下)

作小孩的時候,我們都會要求父親來滿足我們的需要。什麼時候我們知道自己已經長大成人呢 ? 就是你開始願意盡心盡力去滿足父親未被滿足的心。「這是我的愛子,是我所喜悅的 。」(太3:17)

我們都是天父的兒女,但不都懂得討天父的喜悅。你我可以是叫天父的心大得安慰,叫祂的聖名大得榮耀;同樣也可以叫祂榮耀的名被羞辱,使仇敵大得褻瀆神的機會,傷透天父的心。以色列是我的兒子,我的長子 (出4:22),命定要成為列國的祝福 (創26:4),結果卻事與願違,成為列國的笑柄 (耶24:9)。他們的歷史,正正是我們全地華夏民族的借鑒,兩個族群同樣充滿了血淚的歷史,同樣承受莫大的恥辱,也同樣散落在列國。但若這兩個民族能藉歷史汲取教訓,同心攜手,與天父的心對齊,必能在末世化咒詛為祝福,叫祂的名大得榮耀。

如今,三而一的真神正把我們華夏全地中、港、台、澳、海外的兒女連結成五胞胎,為要在末世為神預備三樣珍寳,完成末後最大的收割:一、為「聖父」預備好一個可安息的居所,一個愛的大家庭,使列國得以回家;二、為「聖子」預備好一個合一的身體,一個恩賜、職事、功用都配搭合宜的身體;三、為「聖靈」預備一個新的皮袋,一個有足夠彈性,柔軟的皮袋,等候領受新酒的灌滿。

而你我作為華夏大家庭的一份子,正正為要成就父神在末後的計劃與命定,去滿足天父仍未得滿足的心,成為列國的祝福!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