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予」在神的國度裡是相當特別的一件事,主在這個領域教導了我十分重要的功課。在1998年左右,我加入了「公元二千普世福音遍傳運動」(AD 2000 and Beyond Movement),其目標是要向世界上的未得之民傳福音。我意識到企業能夠成為服事主的工具,向全球的人民傳福音。我們能夠領養一群人,或者向世界上那些地區的信徒提供幫助,抑或是裝備鄰近國家的基督徒去傳揚福音。

那年的12月23日,有一位來自芬蘭的朋友打電話給我。「主告訴我,你需要一些錢。」他說。我向他解釋了我的內心如何對福音未得之民有負擔。「好,嗯,主已經對我說話,所以我就順服了。我會過去!」當他抵達「國際基督徒商會」於厄勒布魯的辦公室時,隨即把一筆現金塞進我的手中,他這麼做的時候,有某樣東西牽動了我的心。我聽見聖靈說:「在這個金額上增加三倍!」在隔天,又有另一個來自德國朋友的電話,他重複了那位芬蘭朋友一模一樣的話:「主告訴我,你需要錢。」那天晚上我增加了三倍的金錢!

那次的給予行動極不可思議地爆發開來,而這不過是個開端,因為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開始為這個緣故而奉獻。最後,1999年早春,當我在「公元二千普世福音遍傳運動」上會見來自世界各地的宣教領袖時,我有榮幸能帶着成千上萬的克朗瑞幣作為指定奉獻,給予福音未得之人群。而錢財仍不斷地湧進來!在整個給予的領域裏有令人嘆為觀止的一面,神渴望我們都能夠進入其中!

給予的行動裡有着極大的自由,我們要成為一個愉快的給予者,但是絕不可因不順從內裡聖靈的印證,而違背了你內在的「靈人」。我們要如何得知自己何時違背了聖靈在我們靈裡的印證呢?這一次,與我們從斯德哥爾摩搬家到厄勒布魯的事件有關。

1976年,我們知道必須在厄勒布魯找一個住處,因為我在週間外出工作,到了週末才回到斯德哥爾摩看雅思特和孩子們。我們渴望找個能居住在一起的地方。我們不停地尋找,過了一年仍舊一無所獲。

在我幾乎要放棄的時候,竟發現一則廣告刊登在斯德哥爾摩的報紙上,是在厄勒布魯的一棟房屋!當我閱讀詳情時,在我的靈裡有一股強烈的見證,這就是我們的房子了。那個週末當我們去看房屋時,我們的心歡唱起來!它正是我們所想要的。當然我們也禱告了,而且每當想起這屋子的時候,我們一直都感到平安和喜樂。於是我們聯絡房地產經紀人,合約很快地就擬定好了。我們準備要搬到厄勒布魯了。

接着有一天,一位過去曾在我們生命中扮演相當重要角色的女士來電找我。她一如往常地直言不諱,大聲說:「主說你不應該買大房子。」我驚愕萬分。為什麼我們全都有如此強烈的內在印證,覺得這就是我們的新家呢?我變得沮喪洩氣而且困惑不已,結果我們並沒有簽合約。這位女士如此地被主重用,以致我們毫不質疑她這次是否聽見神。

結果我們搬進厄勒布魯一間小的連棟住宅,這間房屋根本不適合我們全家人居住。還是我們付款買的!這件事以後,我們陷入了一片慘淡的沮喪。每當我下班回家後,往往疲憊不堪。我的喜樂消失無蹤,往後幾個月我都處於抑鬱和疲乏的狀態中。

之後,我們得知這位親愛的女士是受到某人的影響,認為我們不該擁有大房子。我們花了五年的時間才從這樣嚴重的錯誤中恢復過來。我們違背了聖靈在我們心中的印證,結果落入了一段靈命枯乾的曠野期。這件事教導了我們絕對不要違反「內在的靈人」。別讓任何人所說的話,違反了你心中聖靈的印證。雅思特與我太沒有經驗了,無法正確分辨聖靈溫柔的帶領和這所謂「來自主的話語」。我們必須學習一步一步地跟隨內住在我們裡頭的聖靈,我們靈裡的印證乃是最重要的。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