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予”在神的国度里是相当特别的一件事,主在这个领域教导了我十分重要的功课。在1998年左右,我加入了“公元二千普世福音遍传运动”(AD 2000 and Beyond Movement),其目标是要向世界上的未得之民传福音。我意识到企业能够成为服事主的工具,向全球的人民传福音。我们能够领养一群人,或者向世界上那些地区的信徒提供帮助,抑或是装备邻近国家的基督徒去传扬福音。

那年的12月23日,有一位来自芬兰的朋友打电话给我。“主告诉我,你需要一些钱。”他说。我向他解释了我的内心如何对福音未得之民有负担。“好,嗯,主已经对我说话,所以我就顺服了。我会过去!”当他抵达“国际基督徒商会”于厄勒布鲁的办公室时,随即把一笔现金塞进我的手中,他这么做的时候,有某样东西牵动了我的心。我听见圣灵说:“在这个金额上增加三倍!”在隔天,又有另一个来自德国朋友的电话,他重复了那位芬兰朋友一模一样的话:“主告诉我,你需要钱。”那天晚上我增加了三倍的金钱!

那次的给予行动极不可思议地爆发开来,而这不过是个开端,因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开始为这个缘故而奉献。最后,1999年早春,当我在“公元二千普世福音遍传运动”上会见来自世界各地的宣教领袖时,我有荣幸能带着成千上万的克朗瑞币作为指定奉献,给予福音未得之人群。而钱财仍不断地涌进来!在整个给予的领域里有令人叹为观止的一面,神渴望我们都能够进入其中!

给予的行动里有着极大的自由,我们要成为一个愉快的给予者,但是绝不可因不顺从内里圣灵的印证,而违背了你内在的“灵人”。我们要如何得知自己何时违背了圣灵在我们灵里的印证呢?这一次,与我们从斯德哥尔摩搬家到厄勒布鲁的事件有关。

1976年,我们知道必须在厄勒布鲁找一个住处,因为我在周间外出工作,到了周末才回到斯德哥尔摩看雅思特和孩子们。我们渴望找个能居住在一起的地方。我们不停地寻找,过了一年仍旧一无所获。

在我几乎要放弃的时候,竟发现一则广告刊登在斯德哥尔摩的报纸上,是在厄勒布鲁的一栋房屋!当我阅读详情时,在我的灵里有一股强烈的见证,这就是我们的房子了。那个周末当我们去看房屋时,我们的心欢唱起来!它正是我们所想要的。当然我们也祷告了,而且每当想起这屋子的时候,我们一直都感到平安和喜乐。于是我们联络房地产经纪人,合约很快地就拟定好了。我们准备要搬到厄勒布鲁了。

接着有一天,一位过去曾在我们生命中扮演相当重要角色的女士来电找我。她一如往常地直言不讳,大声说:“主说你不应该买大房子。”我惊愕万分。为什么我们全都有如此强烈的内在印证,觉得这就是我们的新家呢?我变得沮丧泄气而且困惑不已,结果我们并没有签合约。这位女士如此地被主重用,以致我们毫不质疑她这次是否听见神。

结果我们搬进厄勒布鲁一间小的连栋住宅,这间房屋根本不适合我们全家人居住。还是我们付款买的!这件事以后,我们陷入了一片惨淡的沮丧。每当我下班回家后,往往疲惫不堪。我的喜乐消失无踪,往后几个月我都处于抑郁和疲乏的状态中。

之后,我们得知这位亲爱的女士是受到某人的影响,认为我们不该拥有大房子。我们花了五年的时间才从这样严重的错误中恢复过来。我们违背了圣灵在我们心中的印证,结果落入了一段灵命枯干的旷野期。这件事教导了我们绝对不要违反“内在的灵人”。别让任何人所说的话,违反了你心中圣灵的印证。雅思特与我太没有经验了,无法正确分辨圣灵温柔的带领和这所谓“来自主的话语”。我们必须学习一步一步地跟随内住在我们里头的圣灵,我们灵里的印证乃是最重要的。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