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论者一度普遍认为,人体内有着多达180个痕迹器官(又名退化器官或残遗器官)!所谓痕迹器官,乃先假定进化论属不容置疑的金科玉律:人类假定从较低等生物经长期进化而成的。在这假定进化过程中,身体原有的某些部分跟不上进化步伐,辗转间失去实际用途,仍残留体内。试举例说,多年以来,人们以讹传讹地认定阑尾(俗称盲肠)纯属痕迹器官;然而,现时科学家已知道,盲肠其实很有用,在人体的免疫系统里,扮演着重要角色。如今有可信证据显示,前述那180个曾被忽视的所谓痕迹器官,根本上各有各的用途,绝不是无用的。

同样地,原来进化论者亦曾认为,在人体内主要负责传递遗传讯息的脱氧核糖核酸Deoxyribo-Nucleic Acid (DNA)呈现了相若情况,这就是只有约1.5% 的DNA能够恰如其分地提供制造蛋白质的编码,余下的98.5%则一无是处;基于这些DNA不能制造遗传蛋白质,故被标签为“垃圾DNA”(Junk DNA),昭彰著那仿佛无可辩驳的人类进化历程。

起初,垃圾DNA这说法受到进化论者吹捧,皆因这说法有助解释一个进化假说所引发的巨大疑团——经年累月的随机突变,怎足够产生进化所需的海量遗传讯息、又不会破坏现存的显著的累积资讯呢?借着引入“垃圾DNA”的概念,进化论者即可辩称,就体内那些渐被淘汰的无用废件而言,任何变化皆不致于波及一切属乎功能性的基因。

垃圾DNA的说法甫一面世,即很快变作“正统”进化理论的一部分。试举例说,就那位自命为神导进化论者(Christian theistic evolutionists)生命之道(BioLogos) 的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他一度坚决认定,绝不相信大多数垃圾DNA仍具有各样功能。有趣的是,他如今已改变初衷,不得不承认,众多垃圾DNA仍是有用途的。

总括而言,进化论倘若属实,基于它不牵涉任何固有目标,定必是随机发生的,因此,整个缓慢的进化过程,势将会异常不完善、低效率、以及混乱无序。在这个大前提下,我们推想,人体内绝大部分的DNA,既属过渡历程中所无意遗下的,再也不具实际用途,难怪往昔垃圾DNA之说曾大行其道。反过来说,许多DNA已被确定各含独特功能,垃圾DNA的概念,不可免地遭到推翻,进化论自亦随而陷入严重窘境。

我们大可预见,在不久的未来,“垃圾DNA”说法将被彻底摒弃,成为进化生物学所犯下的一大谬误!对于基督徒来说,应要引此为鉴,学习如何明辨是非,免遭一些流行的“科学”观点所迷惑,继而建立有偏差的神学观。

 

(详细回答可见:https://www.creation.hk/tc/is-there-really-a-god-how-would-you-answer/


“创造问答”为常见的关于创造的问题提供解答,分享最新的创造科学资讯,见证圣经是创造者真实可靠的话语。欢迎电邮发问[email protected],或浏览香港创造科学资源事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