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者一度普遍認為,人體內有著多達180個痕跡器官(又名退化器官或殘遺器官)!所謂痕跡器官,乃先假定進化論屬不容置疑的金科玉律:人類假定從較低等生物經長期進化而成的。在這假定進化過程中,身體原有的某些部分跟不上進化步伐,輾轉間失去實際用途,仍殘留體內。試舉例說,多年以來,人們以訛傳訛地認定闌尾(俗稱盲腸)純屬痕跡器官;然而,現時科學家已知道,盲腸其實很有用,在人體的免疫系統裡,扮演著重要角色。如今有可信證據顯示,前述那180個曾被忽視的所謂痕跡器官,根本上各有各的用途,絕不是無用的。

同樣地,原來進化論者亦曾認為,在人體內主要負責傳遞遺傳訊息的脱氧核醣核酸Deoxyribo-Nucleic Acid (DNA)呈現了相若情況,這就是只有約1.5% 的DNA能夠恰如其分地提供製造蛋白質的編碼,餘下的98.5%則一無是處;基於這些DNA不能製造遺傳蛋白質,故被標籤為「垃圾DNA」(Junk DNA),昭彰著那彷彿無可辯駁的人類進化歷程。

起初,垃圾DNA這說法受到進化論者吹捧,皆因這說法有助解釋一個進化假說所引發的巨大疑團——經年累月的隨機突變,怎足夠產生進化所需的海量遺傳訊息、又不會破壞現存的顯著的累積資訊呢?藉著引入「垃圾DNA」的概念,進化論者即可辯稱,就體內那些漸被淘汰的無用廢件而言,任何變化皆不致於波及一切屬乎功能性的基因。

垃圾DNA的說法甫一面世,即很快變作「正統」進化理論的一部分。試舉例說,就那位自命為神導進化論者(Christian theistic evolutionists)生命之道(BioLogos) 的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他一度堅決認定,絕不相信大多數垃圾DNA仍具有各樣功能。有趣的是,他如今已改變初衷,不得不承認,眾多垃圾DNA仍是有用途的。

總括而言,進化論倘若屬實,基於它不牽涉任何固有目標,定必是隨機發生的,因此,整個緩慢的進化過程,勢將會異常不完善、低效率、以及混亂無序。在這個大前提下,我們推想,人體內絕大部分的DNA,既屬過渡歷程中所無意遺下的,再也不具實際用途,難怪往昔垃圾DNA之說曾大行其道。反過來說,許多DNA已被確定各含獨特功能,垃圾DNA的概念,不可免地遭到推翻,進化論自亦隨而陷入嚴重窘境。

我們大可預見,在不久的未來,「垃圾DNA」說法將被徹底摒棄,成為進化生物學所犯下的一大謬誤!對於基督徒來說,應要引此為鑒,學習如何明辨是非,免遭一些流行的「科學」觀點所迷惑,繼而建立有偏差的神學觀。

 

(詳細回答可見:https://www.creation.hk/tc/is-there-really-a-god-how-would-you-answer/


「創造問答」為常見的關於創造的問題提供解答,分享最新的創造科學資訊,見證聖經是創造者真實可靠的話語。歡迎電郵發問[email protected],或瀏覽香港創造科學資源事工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