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弥赛亚运动的父老之一,但恩.贾斯特博士(Dr. Dan Juster)最近来港,与“迈向耶路撒冷议会II”(Toward Jerusalem Council II)的领袖之一拜恩.考克斯牧师(The Reverend Canon Brian Cox)一同于4月29日举行“教会的身分——以色列与教会的双重复兴”聚会中分享信息,约有200人出席。

犹太人和外邦人的合一

但恩.贾斯特于1970年代开始推动弥赛亚信徒运动,他现今监督多个弥赛亚信徒网络,连结众多教会和事工。1972年,他在神学院学习的时候思考一个问题:“如果犹太人信了耶稣会怎样?”一年多后,他得出结论:信了耶稣的犹太人,仍然应该保持犹太人的身分及妥拉的生活方式,只要同时符合新约的基督徒生活原则。现在,但恩是“复兴国际(Tikkun International)”事工的监督,也致力推动“迈向耶路撒冷议会II”的异象。

.但恩.贾斯特博士(Dr. Dan Juster)

“迈向耶路撒冷议会II”运动致力推动列国不同宗派的教会跟以色列及各国的弥赛亚犹太人事工合一、连结和合作,让弥赛亚犹太人在耶稣基督里兴起,展现一个新人。但恩指出,这个运动的神学根源非常久远,由16世纪宗教改革时期已经开始,当时的人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必须要做什么,才可以迎接耶稣再来?”他们的结论有四方面:第一、教会要复兴,人要对耶稣有热情。第二、教会要合一(约17:20-21),使世人相信耶稣是天父差派来的。五重职事(弗4:11)的恢复会使教会走向合一。第三、福音要传给万民(太24),传遍每个族群。第四、普世宣教的终点在于以色列得救。救恩临到外邦人,为要使犹太人发愤(罗11:11)。当他们嫉妒,愿意相信耶稣,重新接上,那是教会的标志性的得胜。最后,但恩补充第五点,认为是前人所忽略的:弥赛亚犹太人及外邦人将会彰显什么是一个新人。他指出:“基督的身体若没有犹太人,不能成为一个新人。当以色列有弥赛亚犹太人在当中作为初熟果子,全民族就因他们变得圣洁(罗 11:16)”。他引用300年前的解经家Matthew Henry的见解,认为约翰福音17章的“合而为一”是包括犹太人和外邦人的合一,因此仍要有犹太人和外邦人之区分。

外邦人在耶稣里的身分也跟弥赛亚犹太人息息相关。但恩指出,初代信徒认为,耶稣叫他们先向耶路撒冷的犹太人传福音,之后再逐步向散居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作见证。初代信徒领受要“全世界的犹太人”认识耶稣,当整个民族接受主,全世界就会转化。但恩说:“接触外邦人的想法在使徒行传第十章之前从未出现!”彼得只是打算向犹太人传福音,保罗宣教也是先到犹太会堂,当犹太人拒绝后,才向外邦人传福音。直到使徒见证了圣灵也降临在外邦人身上,才在耶路撒冷会议(徒15)决定接纳外邦人。因此,外邦人得救,首先证明耶稣是弥赛亚,天国已降临。其次,新约中犹太人和外邦人已在天上合而为一,与耶稣坐在天上(弗2:6),超越了旧约的圣殿中两者分隔的条例,可直入至圣所,因此不必在耶稣以外寻找以色列的身分。当外邦教会与弥赛亚犹太人连接,以色列就是教会身分的一部分,以色列是教会的父亲,列国的教会是以色列的子孙。

犹太人外邦人复和

.拜恩.考克斯牧师(The Reverend Canon Brian Cox)

其后,拜恩.考克斯牧师谈到“迈向耶路撒冷议会II”的根基。第一是祷告,第二是悔改,第三是复和。他指出,耶路撒冷会议接纳外邦人成为门徒,他们不用放弃身分,成为犹太人。后来反犹主义在教会中开始萌生,到了第八世纪第二尼西亚会议,在没有犹太信徒参与的情况下,领袖却决定要求犹太人放弃身分,成为外邦人,才可作耶稣的门徒。

这个结论有三方面的展现:替代神学、大屠杀及真教会主义。

拜恩认为要对齐以色列,要认同锡安主义的三方面:首先,以色列要有国民在境内。其次,要有一群服从神主权的子民,今天犹太人守摩西律法仍是降服神主权的表现,直等到他们认识更大的管家耶稣。再者,以色列要成为列国的光,祝福列国。“迈向耶路撒冷议会II”的领袖团队到各国见证犹太人外邦人复和,作出先知性行动,看到圣灵大大的医治和工作。

拜恩鼓励华人按圣经与以色列对齐(创12:1-3)。作为华人余民,我们可以作认同式悔改,好像但以理为以色列悔改一样(但9)。中国可以成为盐和光,祝福以色列。不论是个人或国家,只要正确地与以色列建立关系,就是与彼此之间正确地建立关系的关键。

主办:复兴以色列

 

(记者林暐皓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