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盼望祂的教会跨代同行,承接过往世代的祝福,领受天国的丰富。即使近年很多的恩赐、职事已在基督的身体开始恢复,教会亦意识到若要改变一个世代,接触并转化社会的七山领域非常重要。然而,若单靠我们一个世代单打独斗,或未足以应付末后激烈的争战。一群云彩般的见证人正在等待后人,启动世代协同效应,让我们在个人、堂会、地区或国家层面都带来意想不到的倍增果效。

圣经中许多伟人的祷告、过往圣徒的呼召、我们国家的命定等,这些并没有随时间而流逝,而是一直存留在天上神的宝座前(启5:8)。只要地上有人再次认同他们的祷告和异象,继承他们的属灵外袍,我们就能与先前的世代一同见证应许与预言的实现。以利沙跟随以利亚的步伐,承接他的恩膏及外袍,他行出的神蹟是以利亚的双倍。今天关于全球大复兴、末后教会的荣耀和万物复兴的预言,都正等待一个个世代的阿门及祷告,去加速耶稣的再来。

十九世纪初期,大量西方宣教士来华,也有不少来到香港。他们看到华人没有教会、缺乏教育、社会贫穷、卫生环境差,便致力建立教会、学校、医院,惠及贫苦大众。他们当时没有太多传统和历史包袱,更在商界,政府发挥影响力,大胆地开展各种社区工作。今天这些宣教士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许多教会亦是由他们所创立,他们的祷告和热情应该一代接一代的倍增。若每个教会都追根溯源,再次尊荣差会或宣教士的祷告,神必会让未完成的使命再次点燃,掀起下一个宣教浪潮的高峰。

今天,教会面对许多的逼迫,年青人对社会、教会感到失望,从人的角度看并没有出路,有人甚至觉得国度与城市的命定不关己事。可是,在神掌权的历史剧本中,我们所面对一切的困难就像接力赛的其中一棒,仇敌希望我们孤军应战,缺乏支援。过往已经有多个世代忠心地按著异象摆上生命,而他们所跑的路需要我们去接续,才可以走到终点,我们是有信心的人,愿意摆上生命去奔跑吗?当我们愿意,那些云彩般的见证人会为我们加油,历代呼召相连的外袍会为我们披上,祷告的烈火会点燃我们,供应属天的资源和装备。前人已为我们建好台板,让我们建筑起一个伟大的布景,给末后的一代演出精彩的一台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