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阅读一本书?方式可以很多,可以很有趣味,可以稍稍远离一下书的中心思想,跑到外围注视本来看为微不足道的事件。这非无聊,也非低级趣味,只要用心去读,用脑思考,花时间追踪,一个细节也可以让读者对世界、历史、文化有更大的发现。

福尔摩斯是侦探小说的经典,作者在情节中暗藏线索,让读者与福尔摩斯一同破案。日本的福尔摩斯迷関矢悦子,却将焦点放在故事中出现过的食物上,引伸至历史文化的研究,最后将成果出版成书–《福尔摩斯的饮食与生活研究》,带读者“跟着小说情节破解英国餐桌文化及日常线索”。无论是火腿蛋、小型苏打水制造瓶等,都可以是线索,追寻的目标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饮食文化。例如在《银色马》中,从晚餐的咖喱羊肉(加入鸦片)找到破案的重大线索(魔鬼在细节),但作者的更大兴趣是英国人吃咖哩的历史,她在书中引用古籍,将十八世纪的咖喱羊肉食谱呈现给今日的读者。日本人对工作的认真和专注令人佩服。

最近我带人查经,特别点出经文中的细节,看似平凡没特别意思的一个地名、一个动作、一个词语,可能隐藏重大意思,一旦发现了,如同抓住一把锁匙,打开更广阔的天地,对经文有更深的认识

今年4月的逾越节,大家有没有吃逾越节餐呢?如有,应该会提到出埃及记十二章以色列漏夜逃出埃及的故事吧。9节说,耶和华吩咐以色列人要烤羊,不能生吃,这点我们大概明白;但耶和华又吩咐,不能用水煮,到底水煮与火烤有何不同?味道当然不同,但煮食方式与出埃及事件有何关连?真的这么重要吗?既然命令清晰下达,一点不含糊,可能隐含特别意思吧。联合神学院旧约教授Thomas B. Dozeman在释经书《出埃及记》(Exodus)里的见解可能有助我们找出线索。

他指,圣经中向神所献的祭通常是火祭,用烤的方式才产生馨香的气味去到耶和华面前,而闻香气表示祂的悦纳。用煮的方法处理祭物则有三种情况:一是祭司承接圣职礼(出二十九31),二是赎罪祭(利六28),三是拿细耳人还俗礼(民六19),三种情况都涉及参与者本身的有所改变。但逾越节是“耶和华的逾越节”,是祂对付邪恶的时刻,不涉及人自身任何的改变

读者们可以自行思考是否同意他的观点,但我想说的是,当我们以敬畏的好奇心研读、查考、思想、默想经文,这样的查经就会成为有趣的探索,而在过程中所获得的会更深刻。心理学家也指出,学习过程若有难度,又付出努力,学习成果比舒适的学习更大,满足感也更大。不然,那个福尔摩斯迷怎会在饮食研究上展示巨大的热情?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