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外国大学的研究人员根据80个国家200万人进行的问卷调查研究,提出“U型曲线幸福理论”­­­——人在生命的初始和临终阶段感觉最幸福;而中年恰好处在U型曲线的底部,大部分人感觉最不幸福。或许换个说法,大家会熟悉些,也就是“中年危机”。

“中年危机”不是一个新冒出的现象,但近年渐趋受人关注。当都市人生活稳定,温饱和生命安全不再成为问题,人在追求更高层次的需求时,人生的幸福感却是受到更多因素的影响而变得不再受自我掌控。“中年危机”的现象,并非信徒就能免疫,作为主的门徒,即使已领受异象,在为主奔跑的过程中,也会有迷失和疑惑的“心灵黑夜”。当我们变得目标导向(Target-oriented),忽略了那给我们使命的主,即使有朝一日达至人生目标的巅峰,反觉是高处不胜寒。又或者,很多事奉者年少立志回应神,经历多年的事奉,得到牧师传道的职分,“教会工作”平稳安定,却早已失去那团单纯的使命之火。

圣经中有一个陷入“中年危机”的典型人物——以色列的大卫王。这位神所拣选的王,从东躲西藏逃避追杀,到登上以色列国王的宝座,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艰难险阻。在最黑暗的处境中,他写下无数赞美寻求神的诗篇,然而却在功成名就之时,过起懒散奢糜的生活,因一时之快犯下奸淫,引发了一系列的犯罪行为,并且为此付上惨痛的代价。然而大卫在临终之言中提到,“神却与我立永远的约。这约凡事坚稳,关乎我的一切救恩和我一切所想望的,他岂不为我成就吗?”(撒下23:5)经历了中年危机后的大卫,在临终之时,看到了神与他所立的是永远的约,这不是大卫已经突破自己生命的所限,看到神要借着大卫家和以色列成就的更高呼召吗?

正如保罗所说,我并不是得着了,乃是竭力追求。只要还在这个客居的世界逗留一天,神给予我们的使命就不会有终结之时,但关键是我们是停滞在过去的异象中,还是留心神时刻的作工而调整自己跟上神的步伐?放下过去一切,无论是失败与成功都会成为你前进的缠累,进入更深之处求问我们的主,让那不满足成为寻求生命更高呼召的渴慕,所谓“中年危机”的诅咒自会不攻自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