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基督徒商会”与俄罗斯的连结同样是一个奇妙的见证。全福会的一个老朋友邀请我参加一个名为“为俄罗斯祷告”的特会。因着特会的资料公开提到我的名字,我收到了来自安提阿教会,类似于东正教的一个古老教派分支的来电。主教有一个不寻常的请求,他需要价值一万美元的黄色和白色乳胶漆。

我立时的反应是拒绝,我暗示说找油漆对我来说是很困难的。我一说完,主马上责备我,告诉我要听祂的指示!随后我想起来,“亚法培”的一个客户是瑞典最大的油漆生产商。我认识那里的一个人,于是我打电话给他。“抱歉,我们不生产乳胶漆。”他回答说。他给了我他们在瑞典南部一间分厂的电话,但最终也帮不上忙,于是我只好放弃了。

然而有一天,那间大油漆厂的总经理打电话来找我:“我一听到你的名字,就决定我们要捐给你需要的所有东西作为礼物。”我很诧异:“不好意思,我们以前认识吗?”“不,但我是主内弟兄,我也听说过你。今天是我在这家公司当总经理的第一天,这也是我作的第一个决定,我们会提供给你所需要的所有油漆。”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在回家的途中,我去了一位牧师朋友的家,与他分享这件事时,有一个人出现在门口。他是一个将要从瑞典回莫斯科的俄罗斯牧师。我发现神给我的惊喜还没有结束,他说他将要带着满卡车的人道救援物资回俄罗斯。“你还有地方装10桶油漆吗?”我顺口问道。“没问题。”他回答。他保证在我们讲定的9月期限之内把油漆送到,然后就走了。神不仅免费供应了油漆,还在同一天就解决了运送的问题!

每件事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当油漆在安提阿教会卸货时,俄罗斯东正教教皇正好来正式拜访安提阿教会的主教。他问这是怎么回事,主教解释这是西方一位基督徒商人送来的礼物。这位教皇很吃惊地说:“真的吗?我从未想过他们会在乎我们。”

我对这些一无所知,后来在一个祷告会上,我收到信息,安提阿教会的主教邀请我与他共进午餐。他告诉我:“教皇给你这个信息,”他继续说道,“告诉欧森先生,我将祝福他要在俄罗斯做的一切事情!”我心想,那不错呀!显然我没有完全理解这个含义,然后他解释道,俄罗斯东正教教皇在他的国家地位崇高,见他的面甚至比见俄罗斯总统还难!我开始有点理解了。“现在你有没有意识到,如果教皇这样说,那就意味着大门已向一亿八千五百万俄罗斯的人心敞开了。”

“主啊,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呢?”我默默地祷告。我满心疑惑地回到特会中,向代表们传讲信息。在我结束讲道的时候,一个相貌堂堂的人走过来,自我介绍说是俄罗斯东正教会对外事务的大臣。“教皇差遣我来,”他说,“他向您表达谢意,邀请您与他共进午餐。您愿意在午餐会上致词吗?这是一个政府官员和外交界代表的聚会。”

于是我就去了。我还预备了我在华盛顿的“华盛顿为耶稣”特会上,由圣灵带领的一段为我们不顺服神而恳求赦免的祷告翻译。我向俄罗斯领袖们说到他们在斯大林时代的许多暴行以及种种问题。我提醒他们,发射史普尼克1号人造卫星的那段时间里,利用他们的太空飞行来嘲弄神,说:“我们已经飞到天上去了,可是没看见祂!”我解释了恳求赦免的重要性,因为未承认的罪是有能力的,并会阻碍神对俄罗斯的祝福。接着,就在来自莫斯科的外交界访问成员面前,我请那些在俄罗斯政府领导阶层和代表们站在一起,手牵着手,由东正教教士带领,他们一起加入了祷告。

这一切真是太奇妙了。看来甚至连油漆对神都很重要。聆听神的话并留意祂要我们做的事,是有何等大的必要性!我再一次看见我们如何必须先在小事上忠心,祂才会把大事交给我们的真理。而这一切竟然是透过那一罐罐的黄色和白色油漆。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