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基督徒商會」與俄羅斯的連結同樣是一個奇妙的見證。全福會的一個老朋友邀請我參加一個名為「為俄羅斯禱告」的特會。因著特會的資料公開提到我的名字,我收到了來自安提阿教會,類似於東正教的一個古老教派分支的來電。主教有一個不尋常的請求,他需要價值一萬美元的黃色和白色乳膠漆。

我立時的反應是拒絕,我暗示說找油漆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我一說完,主馬上責備我,告訴我要聽祂的指示!隨後我想起來,「亞法培」的一個客戶是瑞典最大的油漆生產商。我認識那裡的一個人,於是我打電話給他。「抱歉,我們不生產乳膠漆。」他回答說。他給了我他們在瑞典南部一間分廠的電話,但最終也幫不上忙,於是我只好放棄了。

然而有一天,那間大油漆廠的總經理打電話來找我:「我一聽到你的名字,就決定我們要捐給你需要的所有東西作為禮物。」我很詫異:「不好意思,我們以前認識嗎?」「不,但我是主內弟兄,我也聽說過你。今天是我在這家公司當總經理的第一天,這也是我作的第一個決定,我們會提供給你所需要的所有油漆。」

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在回家的途中,我去了一位牧師朋友的家,與他分享這件事時,有一個人出現在門口。他是一個將要從瑞典回莫斯科的俄羅斯牧師。我發現神給我的驚喜還沒有結束,他說他將要帶著滿卡車的人道救援物資回俄羅斯。「你還有地方裝10桶油漆嗎?」我順口問道。「沒問題。」他回答。他保證在我們講定的9月期限之內把油漆送到,然後就走了。神不僅免費供應了油漆,還在同一天就解決了運送的問題!

每件事都按部就班地進行著,當油漆在安提阿教會卸貨時,俄羅斯東正教教皇正好來正式拜訪安提阿教會的主教。他問這是怎麼回事,主教解釋這是西方一位基督徒商人送來的禮物。這位教皇很吃驚地說:「真的嗎?我從未想過他們會在乎我們。」

我對這些一無所知,後來在一個禱告會上,我收到信息,安提阿教會的主教邀請我與他共進午餐。他告訴我:「教皇給你這個信息,」他繼續說道,「告訴歐森先生,我將祝福他要在俄羅斯做的一切事情!」我心想,那不錯呀!顯然我沒有完全理解這個含義,然後他解釋道,俄羅斯東正教教皇在他的國家地位崇高,見他的面甚至比見俄羅斯總統還難!我開始有點理解了。「現在你有沒有意識到,如果教皇這樣說,那就意味著大門已向一億八千五百萬俄羅斯的人心敞開了。」

「主啊,這一切意味著什麼呢?」我默默地禱告。我滿心疑惑地回到特會中,向代表們傳講信息。在我結束講道的時候,一個相貌堂堂的人走過來,自我介紹說是俄羅斯東正教會對外事務的大臣。「教皇差遣我來,」他說,「他向您表達謝意,邀請您與他共進午餐。您願意在午餐會上致詞嗎?這是一個政府官員和外交界代表的聚會。」

於是我就去了。我還預備了我在華盛頓的「華盛頓為耶穌」特會上,由聖靈帶領的一段為我們不順服神而懇求赦免的禱告翻譯。我向俄羅斯領袖們說到他們在斯大林時代的許多暴行以及種種問題。我提醒他們,發射史普尼克1號人造衛星的那段時間裡,利用他們的太空飛行來嘲弄神,說:「我們已經飛到天上去了,可是沒看見祂!」我解釋了懇求赦免的重要性,因為未承認的罪是有能力的,並會阻礙神對俄羅斯的祝福。接著,就在來自莫斯科的外交界訪問成員面前,我請那些在俄羅斯政府領導階層和代表們站在一起,手牽著手,由東正教教士帶領,他們一起加入了禱告。

這一切真是太奇妙了。看來甚至連油漆對神都很重要。聆聽神的話並留意祂要我們做的事,是有何等大的必要性!我再一次看見我們如何必須先在小事上忠心,祂才會把大事交給我們的真理。而這一切竟然是透過那一罐罐的黃色和白色油漆。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