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回家聚集的28日早上聚会中,日本冲绳白之家教会伊藤嘉子牧师领受主耶稣的爱在深深触摸每一位,向与会者启示作为神儿女的身分,医治日本的伤痛。

伊藤嘉子表示,二战后,日本人的父母都要很努力工作,子女被迫快速成长,大都没有童年,缺乏父母的爱。“我们夺走了亚洲国家许多的父母,现在很多日本人也不懂做父母。列国家人却来到,无条件地拥抱我们,使我们经历神的爱。”她领受天父的说话:“日本啊,妳不用那么努力、那样独立,妳不再孤单了,我是妳的父亲,我明白妳。”天父正启示我们作为神心爱的儿女的身分。日本的文化习惯包装自己,隐藏自己的软弱,但伊藤嘉子说:“日本不要回到过去了,看哪,列国的家人来拥抱日本,神要医治一切的痛苦。”接着,在场所有日本弟兄姊妹都接受海外肢体的深深拥抱。

戴冕恩鼓励大家花时间彼此相爱。他提到几年前回家的经历,当时中国少数民族及台湾原住民的分享占用了比原定计划更多的时间,但领袖团队愿意取消原本的安排,让少数民族有机会逐一分享。因为他们愿意照顾少数民族,神就在少数民族中释放突破,告诉他们现在是安全回家的时候了。“我们怎样爱看得见的弟兄,反映我们能否爱看不见的神。日本是否愿意显露妳的情感,表达妳需要父亲的爱?”戴冕恩指出,我们的爱是有极限的,只能“爱邻舍如同自己”,但神给我们彼此相爱的新命令,让世界认出我们是耶稣的门徒。“神在等待你放手的时刻,不再靠你自己的努力,而是领受一份超越你自己,从神而来的爱。在最不会表达爱的日本,神说,这是我的时候,要让整个国家集体地被神爱的海啸浸满。”大会邀请日本弟兄姊妹找一个海外的肢体牵着手,安静地直视对方的眼睛,感受大家的心和天父的爱。

在下午的聚会中,大会邀请了几个家庭分享早上如何感受到神的爱,其中一位有五个子女的太太表示,虽然他们有五个子女,但她心中仍然有一种孤单和恐惧,作为基督徒家庭却有许多问题。然而,当早上她被列国的家人拥抱,她深深感受到神的爱,她觉得这也是日本所呼求的,日本将因此而改变,生产出许多事情。她的丈夫也表示,他过去太忙碌处理教会事工,以为家人会明白,结果弄得差点要离婚。他说:“日本的牧者都很忙很热心,却没有盼望。神希望我们回到起初的爱心,好像我看到自己孩子出生的喜悦。我感受天父很想代替儿女受苦的位置,医治我们的痛苦。”

另一位年轻日本弟兄亦分享,他在对望环节时逃跑了,因为对他来说要直视人很困难。后来,另一位家人捉住他,与他对望,他说:“过往我会觉得注视是一种压力,代表着批判,但这次我感到神的爱涌进心中,是一份无条件的爱,我完全被接纳。”

另一位日本弟兄也分享他经历的医治。他说:“二战时,我祖父曾是韩国一间日本人学校的校长。我们曾在韩国做了一些伤害他们的事。早上拥抱我的是一位韩国弟兄,他告诉我,我是他的弟兄,这完全打破了我家族的诅咒。”当他跟另一个海外肢体对望时,他哭了。“生父从未拥抱我或说我爱你,在日本文化中我们不会说出爱,只会用行动表达。今早,我却明白神对我的深爱。”他领受,天国文化要超越日本文化。戴冕恩邀请海外肢体上台,先知性地好像天父那样拥抱日本,宣示著欢迎日本回到神的家。

晚上聚会敬拜期间,许多小孩子到台上跳舞,充满喜乐,各国的肢体又同心宣告一切尊贵荣耀都归给神。伊藤嘉子说,这天的敬拜、舞蹈和拥抱,是神为我们摆设筵席,使列国真实地在耶稣里面成为一。列国经过许多的痛苦,日本过去也是多国的敌人,她代表日本深深感谢华人和韩国人的饶恕,并感谢神在一瞬间就扭转了历史。“中日韩成为一家人是我三十多年来的梦想,今晚实现了!感谢你们来和日本一同站立!我宣告,我们要前所未有地在耶稣里成为一体!”

(记者林暐皓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