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co現在是溫哥華一間教會的牧師,同時他有另一個特別身份——Rapper(說唱歌手)。從監獄中經歷神超自然的呼召,Bosco現在立志要用音樂服事年青人。近期Bosco再次踏足香港,他感嘆,神要使香港人從屬靈的監牢中得釋放,得着豐盛生命。

夢想走上演藝之路

Bosco在香港出生,12歲隨家人移民溫哥華,中學時《古惑仔》這套電影在華人中很流行,Bosco學校中的黑社會勢力開始成長。「我被這些人影響,在高中開始玩樂的生活態度,食煙飲酒吸大麻『啪丸仔』去rave party(狂野派對),走一條不正經的路。」

在生活無方向的時候,Bosco認識了一些香港藝人的子女,其實他從小就對唱歌演戲很有興趣,他們建議他試下走演藝的道路。「當我開始學習唱歌,鍛煉身體,我的生命是改變了的。那時我還未信主,但有一個很強的信念,我的房間有支『咪』,當我不想去鍛煉身體時,我看着那支『咪』,就記得自己有夢想,於是就算下大雨都會出去跑步。」2002年,在溫哥華舉辦的一個hip hop(嘻哈)大格鬥中,Bosco以一首原創歌曲贏得冠軍。後來他組成了自己的樂隊,由於當時在華人中沒有太多hip hop音樂,他們的樂隊在亞洲市場是很新鮮的嘗試,更有台灣的唱片公司想與他們簽約。然而就在這段時間,Bosco做了人生一個很錯的決定。

.Bosco以一首原創歌曲贏得冠軍

.Bosco以一首原創歌曲贏得冠軍

失足面臨牢獄之災

Bosco將父母的房子借給以前的黑社會朋友使用,而他們利用這間屋製造了一單綁架案。那時候Bosco全心想着做音樂的事,並沒有太注意這些朋友用他的房子做什麼,但萬萬沒有料到後來演變成涉及人命的罪案。「我開始並不知道這件事很嚴重,直到我被警察拘捕,受到起訴,才知道我做了一個這麼錯的決定,將我的整個人生都改變了。」

Bosco經歷了2年9個月的官司,花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最後結果卻是敗訴。「我非常清楚記得當日情形,法官敲錘宣布,你未必是主謀,但因為你不為正義站出來以及向犯罪說不,將房子借給人,讓整件事得以發生,所以你要擔當與他們同樣甚至是更高的懲罰。」法官宣判Bosco的刑期是12年,而同犯是6年。「那一刻我是呆掉了,如同拍戲一樣,敲錘之後我周圍空間都變成慢動作,接着我不斷出冷汗,我的頭慢動作地轉向後面,看到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驚呼。那一刻,我知道我將要進入一個不同的世界」。

監獄生活非常辛苦,充斥着負能量、怒氣、憎恨、打架,甚至毒品,Bosco在這樣的環境覺得很不平安。監獄中有一間很小的教會,Bosco開始嘗試在教會中尋求信仰,讀聖經。然而他在監獄度過的第一個生日,卻發現了當時的女朋友有外遇。「這對我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因為我事業,自由,金錢和朋友都沒有了,我當時唯一抓住的就是與這個女朋友的關係。」Bosco的內心世界崩潰了,他進入了一個抑鬱狀態,不吃飯不出房門。

獄中與神超自然相遇

在Bosco人生最低潮時,一個夏天的夜晚,發生了一件事,完全改變他的生命。當時天氣很熱,在監獄操場周圍很多蚊子和青蛙在叫,很多人在講粗口,Bosco心情很煩躁。他的獄中朋友來探望他,邀請他一起坐在操場旁邊的木凳閉眼禱告。開始時Bosco都是心不在焉,但5-10分鐘後,Bosco突然有感動在心中對神說,好,我順服,我知道人生中想控制的事情都沒有成功的,我交給你。

「突然之間,我聽到身邊所有聲音都消失了,青蛙,蚊子的叫聲,人聲全都靜了。我覺得很奇怪,一睜開眼就看見天上有一道光,那道光越來越近,『砰』一聲落在我面前。那一刻我想尖叫,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是UFO嗎?但我不能叫不能動,那道光又『砰』一下進入了我的身體,我有少少觸電的感覺。然後我閉上了眼,我感覺自己漂浮在太空,身後有人抱着我。然後我聽到一把聲音對我說:『Do not be afraid, I am your Lord, and I will rescue you.』 聲音很安詳,當時我立刻就相信了他,突然心中有種平安湧出,散發到全身,我一生從未試過這樣的平安。我感覺身體慢慢飄下來,就睜開眼,全部東西都變回正常,所有聲音重新出現。」Bosco的朋友這時剛好結束禱告。在Bosco開口之前,他說:「嘩,Bos, 你感覺到剛剛發生什麼事嗎?耶穌好像就在我們面前。」Bosco聽到後很震驚,原來不是自己瘋了,剛剛發生的事情是真實的!「我的生命從那一刻開始改變了。」Bosco說。

.Bosco Poon(B.O.Z)

.Bosco Poon(B.O.Z)

獄中成為神的僕人

雖然監獄的環境還是一樣,Bosco開始慢慢放下執著,真實地尋求與神的關係,他還成為了監獄教會中的員工。「我的工作從洗廁所掃地開始,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轉變,我原本是要做歌手的,我開始在這些經歷中學懂耶穌的教導,他來到世界是為了服事我們。」Bosco又開始讀一個心理輔導課程,為其他囚犯做心理輔導。他發現原來不止自己,很多年輕人進到監獄後,女朋友老婆都曾經背叛他們。因為自身的經歷,Bosco可以幫助他們。慢慢地,Bosco得到監獄中工作人員、獄警對他的信任,他甚至可以去『獄中獄』探訪犯人。(註:「獄中獄」是為監獄中犯事的犯人而設的,其中的犯人基本上全日被鎖住。)「每次去探訪,我都要除盡身上的衣服,被人搜身,這是一個有些羞辱的過程,沒有人喜歡。之後獄警還會問長問短,例如問我是否帶毒品進去。」Bosco回憶,有幾次去見囚犯,他們都用懷疑的眼光看他,以為他是警察假扮的,想去盤問他們拿證供。「有個囚犯曾問我,你做這件事得到什麼好處?為何要為我禱告?你一定是內鬼。我怎麼解釋都沒有用,後來他還趕我走。當門關上一刻,我火氣就上來了,我經過這麼多屈辱來見你,你竟然這麼對我,後面兩個獄警也拿着槍對着我。那一刻,我明白了原來這就是耶穌的感受。他來到世界是為了拯救世人,怎知所有人不喜歡他,指責他,釘他十字架。我開始明白,原來跟隨耶穌走的路是這樣的。當晚回到我的房間,我問自己,我能否每日背起十架跟隨耶穌?掙扎了一晚後,我回應神說,我要跟從祂。」

.Bosco為年青人施洗

.Bosco為年青人施洗

走入更深的呼召

經歷了4年的監獄生活,Bosco因為表現良好,得到了日間假釋,可以在外面繼續完成餘下8年的刑期。「我剛出來時很有抱負,我有4年的鍛煉,現在可以出來闖天下了。神就用接下來的4年繼續打磨我。」Bosco嘗試去不同夜總會和酒吧服事人,但他發覺自己未夠強壯,其中有很多誘惑,於是他停止服事,神就叫他回到教會做傳道、管理教會的工作。他相信神的訓練是有原因的,從小他對樂壇和演藝都有很強烈的熱忱。在這個領域,一定有不少黑暗力量和引誘,神就訓練他,預備將來可以在藝人的競技場將祂的光散發出來。「我對年青人特別有負擔,尤其是亞洲人。神呼召我用音樂和創意的方式去將神的話語和文化帶給更多人。最近神也不斷催促我創作更多中文音樂,我相信是神在一步步帶領我走這方向。」

.Bosco最新廣東作品《飛》

.Bosco最新廣東作品《飛》

(記者莫嵐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