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我会接到别的企业家打电话来寻求帮助,其中有一次主特别教导了我如何奉祂的名施行权柄。神教导我与祂亲密时间的祷告,和奉主名站在权柄上祷告的差异。

我的一位朋友拥有一家制造松木产品的公司,在家俱工业中占主导地位,但是他仅仅能使收支相抵而已,一点儿利润也没有。因此当他打电话给我时十分无助,情况需要有所转变,否则他就必须放弃。我带了一位财经专家一同去探视他。我们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彻底调查生产制造的过程及所有预算,后来发现唯一的弱点就是原物料的高度浪费。在生产过程中,树节和树枝都被砍去了,只留下木头被用来制造完美的松木产品,有百分之廿七的原物料都浪费掉了。因此我们下这样的结论:假如能善加利用这些废物的话,就能为公司带来利润。

“你如何处置这些废物呢?”我问道。“我们利用废物来让工厂加温。”我的朋友回答。“你加温工厂以后还有剩下任何东西吗?”我催促地问。“我有剩任何东西吗?”他笑着说,“我还剩下一整座山呢!”当他一说到“山”时,我感到灵里震了一下,我知道这就是圣灵一直在等的东西。“我们去瞧瞧吧。”我提议道。

他带我们穿过巨大的建筑物,当他说这一堆废木头为山时,我发觉他一点儿也不夸张。那堆木头几乎跟一座房屋那样高,而它不过是堆垃圾。当我们盯着这座“山”的时候,我却被一股新的胆量所充满。“这座山就是你问题的解决之道。”我宣称。我无视于他们一脸困惑的表情,继续随着圣灵的感动去行,并解释着我们即将要祷告:“我们要做一件不寻常的事,但是由你接续下去。”我开始提高嗓门大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我命令这座废木头山要自己移动,变成一个产品!谢谢祢,主,阿门!”虽然我的朋友和财经专家都是基督徒,但瑞典人一般都是保守的百姓,我叫嚷的声音惊吓了他们。事实上,当我一结束祷告后,突然感到相当荒谬。我们找了些借口很快地开溜了。

两个星期之后,工厂的老板打电话给我。发生了一件非比寻常的事,他认为我应当要第一个知道。一个来自挪威的人打电话给他,询问他是否能制作厨房橱柜门的中心装饰品。他的要求很不寻常,因为他不要木头良好的部分,却只要树节和树枝眼。这座山终于移开了。那一年到了年底时,该公司获得了极佳的利润。

我又再次学到一课。我所经历的胆量,乃是因为我知道我站在耶稣里的权柄位份上。这与亲密时间的祷告截然不同,我站在属天的委任之下,是神借由圣灵所赐下的。自那时起,我们在“亚法培”就有不少类似的经历,我们必须拿起身为信徒的权柄,在祷告中奉耶稣的名行事,然后看见结果。虽然我们出生于万王之王的皇室家族,我们仍然需要长大成人,才能取得与生俱来的权柄。例如,加拉太书4章1节:“我说那承受产业的,虽然是全业的主人,但为孩童的时候却与奴仆毫无分别,乃在师傅和管家的手下,直等他父亲预定的时候来到。”

第二,我进而了解到因着悖逆,还是可能会丧失神国度里的一切尊贵特权。为了经历国度的特权,我们需要全心地顺服于祂。全然顺服乃是全然自由的先决条件。此外,我们唯独借由重生方能取得这些特权。当我们从圣灵而生,便进入了神永恒的生命和国度。身为新生的信徒,我们必须长大成熟,才能进入我们被赋予的权柄作为继承权,唯一的条件便是相信与顺服。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