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我會接到別的企業家打電話來尋求幫助,其中有一次主特別教導了我如何奉祂的名施行權柄。神教導我與祂親密時間的禱告,和奉主名站在權柄上禱告的差異。

我的一位朋友擁有一家製造松木產品的公司,在傢俱工業中佔主導地位,但是他僅僅能使收支相抵而已,一點兒利潤也沒有。因此當他打電話給我時十分無助,情況需要有所轉變,否則他就必須放棄。我帶了一位財經專家一同去探視他。我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徹底調查生產製造的過程及所有預算,後來發現唯一的弱點就是原物料的高度浪費。在生產過程中,樹節和樹枝都被砍去了,只留下木頭被用來製造完美的松木產品,有百分之廿七的原物料都浪費掉了。因此我們下這樣的結論:假如能善加利用這些廢物的話,就能為公司帶來利潤。

「你如何處置這些廢物呢?」我問道。「我們利用廢物來讓工廠加溫。」我的朋友回答。「你加溫工廠以後還有剩下任何東西嗎?」我催促地問。「我有剩任何東西嗎?」他笑著說,「我還剩下一整座山呢!」當他一說到「山」時,我感到靈裡震了一下,我知道這就是聖靈一直在等的東西。「我們去瞧瞧吧。」我提議道。

他帶我們穿過巨大的建築物,當他說這一堆廢木頭為山時,我發覺他一點兒也不誇張。那堆木頭幾乎跟一座房屋那樣高,而它不過是堆垃圾。當我們盯著這座「山」的時候,我卻被一股新的膽量所充滿。「這座山就是你問題的解決之道。」我宣稱。我無視於他們一臉困惑的表情,繼續隨著聖靈的感動去行,並解釋著我們即將要禱告:「我們要做一件不尋常的事,但是由你接續下去。」我開始提高嗓門大喊:「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我命令這座廢木頭山要自己移動,變成一個產品!謝謝祢,主,阿門!」雖然我的朋友和財經專家都是基督徒,但瑞典人一般都是保守的百姓,我叫嚷的聲音驚嚇了他們。事實上,當我一結束禱告後,突然感到相當荒謬。我們找了些藉口很快地開溜了。

兩個星期之後,工廠的老闆打電話給我。發生了一件非比尋常的事,他認為我應當要第一個知道。一個來自挪威的人打電話給他,詢問他是否能製作廚房櫥櫃門的中心裝飾品。他的要求很不尋常,因為他不要木頭良好的部分,卻只要樹節和樹枝眼。這座山終於移開了。那一年到了年底時,該公司獲得了極佳的利潤。

我又再次學到一課。我所經歷的膽量,乃是因為我知道我站在耶穌裡的權柄位份上。這與親密時間的禱告截然不同,我站在屬天的委任之下,是神藉由聖靈所賜下的。自那時起,我們在「亞法培」就有不少類似的經歷,我們必須拿起身為信徒的權柄,在禱告中奉耶穌的名行事,然後看見結果。雖然我們出生於萬王之王的皇室家族,我們仍然需要長大成人,才能取得與生俱來的權柄。例如,加拉太書4章1節:「我說那承受產業的,雖然是全業的主人,但為孩童的時候卻與奴僕毫無分別,乃在師傅和管家的手下,直等他父親預定的時候來到。」

第二,我進而了解到因著悖逆,還是可能會喪失神國度裡的一切尊貴特權。為了經歷國度的特權,我們需要全心地順服於祂。全然順服乃是全然自由的先決條件。此外,我們唯獨藉由重生方能取得這些特權。當我們從聖靈而生,便進入了神永恆的生命和國度。身為新生的信徒,我們必須長大成熟,才能進入我們被賦予的權柄作為繼承權,唯一的條件便是相信與順服。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