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社会以为步入成年的年轻人都爱玩乐和独立,而父母照顾幼儿也实在过于忙碌,家庭因而未能发挥培育年轻人踏入成年的功能。让我们大感意外的是,虽然年轻人或会享受步入成年的自由自在,但倘若他们的家庭情况不甚理想,从儿童期进到成年期就容易感到无所适从,亦未能得着安稳的家庭环境所带来的帮助。

我来自一个充满关爱的家庭,我在家中是最年幼的,童年大部份时间都与比自己年长的人一起,人们常赞赏我表现得比实际年龄成熟,在人群中最年幼但不需最多的照顾,这也令我感到自豪。然而,我第一次抱着婴儿到大学上课的那刻就感到相当狼狈。未有儿女以前,我和丈夫都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虽然在以色列的街头,间中会见到有人在兜售各类的顾问服务,但要掌握有用的育儿技巧,我们真的需要训练和实习机会,我想到很多家庭定必像我们一样,缺乏为人父母的生命师父。或许也是这样的需要,孕育出一系列如“超级保姆”的真人秀节目来。学习如何养儿育女,观看人家如何做,要比翻看有关理论的书本实在得多。

即使那些专门协助家庭的组织,也甚少展现他们自己的家庭,这是可理解的。家庭生活是凌乱不堪的,家长的缺点顷刻便会表露无遗。孩子在最不恰当的时候大发脾气,在压力下家长容易失去耐性,或父母双方争拗起来。不论是什么原因,大部份父母都是从书本,而不是其他人身上学习亲职技巧。虽然没有人作过我们的生命师父,但我们愿意将所学到的,传授给愿意认识的人,要向人传递持家之道,单身人士不是较其他人更适合的对象吗?于是,我们只要有空,就邀请单身人士,甚或年青夫妇前来,有些单身人士会前来与我们共进晚餐,有些与我们同住数个月的时间。

当首次同住的访客分享从我们身上学到家庭和管教子女的一切时,我们以为他们不过在是说客套话罢了,可不是吗?我们当时的三个孩子,最大的不过四岁,三个这样年幼的以色列孩子所带来的“凌乱美”,对单身者来说不会是个好经验吧!但当其他共住的访客也给予相似的回应时,我们才明白到这些前来协助我们的单身者能从我们这个家庭获益,正如我们也得到他们的帮助一样。

现在孩子大了些,不再经常需要保姆,但我们仍维持开放家庭的传统。我们鼓励其他家庭也去寻找单身者,把他们“领”到家中,因为单身者开口要到别人的家是困难的。你不用为此开一个门徒课程,可以是一起用膳,或是让他们看到你们如何生活和彼此相爱,这就已经是服事了!家庭为单身人士提供滋养心灵的良机,同时,他们的出现也为平淡的家庭生活带来新鲜感,叫你们乐在其中。


作者Shani Ferguson是一位土生土长的以色列弥赛亚信徒敬拜主领,热衷祈祷及家庭牧养。她和丈夫Kobi在耶路撒冷领导耶稣以色列(Yeshua Israel)以及以色列艺术家启动”事工,让以色列艺术家和音乐家聚集,敬拜,培育和扩展恩赐。他们5个孩子现居于耶路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