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說恐龍滅絕於6500萬年前,那麼恐龍骨的存在,是否已經推翻聖經中關於創造的時間框架呢?

約十多年前,瑪麗.史懷哲(Mary Schweitzer)博士在恐龍骨骼中意外地發現了軟組織,其中包括血細胞、血管和一些蛋白質,如膠原蛋白等。根據測得的降解速率,即使將它們保存於零度(先不考慮恐龍生活的溫暖氣候),這些組織也不可能存留6500萬年(進化論者認為恐龍滅絕於6500萬年前)。

在一次電視訪問中,瑪麗.史懷哲博士說:「我們想一想看,根據我們所知道的,包括化學和生物學的定律,這些組織都不應該存在了,應該被完全降解了。」

在一篇論文中,她寫道:「根據生物化學研究的資料推測,在年齡超過一百萬年的化石裡不可能存在原有的生物分子,而人們卻在這個保存完好的恐龍化石中發現了膠原蛋白,這表明我們應該使用實際的自然條件來模擬計算生物分子的降解率,而不是脫離大自然的實際情況,在理想的實驗室條件下對生物分子的降解率進行推算。」

作為一名嚴謹的科學家,在恐龍化石中發現了富有彈性的血管和其他軟組織後,瑪麗.史懷哲博士又完整地複查實驗資料。一篇報導引述了瑪麗.史懷哲博士的話:「這些發現令人十分震驚,直到實驗重複了17次後,我才相信這個結果。」

其他進化論者看到這個發現對他們的年老地球論(認為地球有億萬年歷史的理論)非常不利,便宣稱:「這些血管是微生物形成的生物膜,這些血細胞是富含鐵元素的微球。」但這忽視了瑪麗.史懷哲博士提供的大量證據。並且她也詳細的駁回了這些說法,縱使史懷哲自己仍是無神論者。

在發現恐龍的DNA之後,年老地球論者面臨的挑戰就更加尖銳了。在0℃時DNA穩定保存的上限是12.5萬年。10℃下是1.75萬年,20℃下是0.25萬年。瑪麗.史懷哲早期的言論形容得很精準:這看起來完全像現代骨骼的情況,我當然不敢相信。我對實驗室的技術員說:「畢竟這些骨骼有 6500萬年的歷史,血細胞怎麼能保存那麼久呢?」

這恰恰說明了她的思維被年老地球論框架局限了。更合理而且也更科學的問題應該是:「這看起來像現代骨骼,我已經看到血細胞和血管,並且檢測到血紅蛋白、肌動蛋白、微管蛋白、膠原蛋白、組蛋白和DNA。真正的科學表明它們不能保存6500萬年。而我看不到所謂的億萬年歷史,所以我們應該拋棄年老地球論的錯誤教條。」


「創造問答」為常見的關於創造的問題提供解答,分享最新的創造科學資訊,見證聖經是創造者真實可靠的話語。歡迎電郵發問[email protected],或瀏覽香港創造科學資源事工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