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基督徒受逼迫的情况日益严峻,趋势响起警号。由敞开的门(Open Doors)整理出的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已经发布,在调查的150个国家之中,有73个国家的逼迫程度分别是“高度”、“甚高”和“极度”逼迫,代表全球每9名基督徒便有1名受到“高度”程度的逼迫。名单列出了全球50个对基督徒最危险的国家——在当地承认自己是基督徒是一个关乎生死的决定。

名单榜首依旧是自2002年起连续18年排名第一的北韩。虽然北韩于2018年在外交方面有突破性进展,意味对基督徒的镇压有可能减轻,但实际上有报告说当地基督徒被搜查和镇压的情况反而有所加剧,他们甚或连带家人一同被抓捕到劳改营,甚至当场被杀害。敞开的门估算现时北韩大约有30万基督徒,有5万至7万名基督徒被关在劳改营之中。

以伊斯兰教为主要宗教的国家位列名单的高位,第2至第9的国家依序为阿富汗、索马里、利比亚、巴基斯坦、苏丹、厄立特里亚、也门和伊朗。当中的穆斯林视信奉伊斯兰教以外信仰的人士为叛国。据估计,99%的索马里人是穆斯林,基督教在当地作为小数宗教,不断受到严重的迫害和威胁。在这些国家,绝大部分被发现或被捕的基督徒的下场都是被杀害,在巴基斯坦甚至有法例可以把基督徒以亵渎罪判处死刑。

伊斯兰极端组织对基督徒的威胁十分值得关注。在印尼社会,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氛围愈来愈盛;在泗水,曾经在一天之内有三间教堂受到自杀式炸弹袭击;在穆斯林为主的地区,在名单的报告期内最少有5名基督徒在教堂袭击中被杀。尼日利亚在去年有3,731名基督徒因信仰而被杀,逼迫主要来自穆斯林占多数的“富拉尼牧民”,以及伊斯兰极端组织“博科圣地”。根据报告,2019年基督徒因信仰而被杀的有4,136人,单是尼日利亚就占了大约90%,共3,731人。

印度首次被列入名单头10名。自从现任执政党于2014年上任,印度极端主义分子一直对基督教家庭教会进行镇压,否认为数不少的基督徒的宗教自由。印度一个激进的印度教团体的领袖甚至扬言,要在2021年年底之前,将基督教赶出印度,在印度29个邦之中,已经有8个邦施行“反改信别教”的法律。

此外,2019年名单显示,男性所受的逼迫比较“聚焦、严重和可见”,而女性所受的逼迫则较为“复杂、暴力和隐蔽”。女性基督徒面对的逼迫,通常是性暴力和逼婚;而男性则很多时都会被当局或极端主义者拘禁而不审讯,甚至杀死。

敞开的门(澳洲)行政总裁戈尔说:“《全球守望名单》显明了,福音在哪里被传开,哪里就有逼迫。这50个国家榜上有名,是因为这些地方的基督徒,选择持守他们在耶稣里的信仰。”

 

(来源:敞开的门,2019年1月16及22日,Hannah Lo综合编译报导)

祷告:为全球因信耶稣而受逼迫的2.45亿基督徒以及教会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