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來,我一直夢想有個國際性基督徒企業運動,能夠在工商界帶來影響力。我夢想着看見神的愛和大能,因着成千上萬人在商業領域中行使信心,彰顯在職場上。基督徒要在仇敵轄管的領域——企業金融界,堅定站立。這將會是個國際性的運動,就是「國際基督徒商會」。

在那段日子裏,我堅守着那個夢想,並沒有與任何人分享。然後在1984年,一個機會臨到而扭轉了一切。那一年年底,在厄勒布魯市有一個特會,我已經登記為講員,但我還不確定神要我在那兒分享我的異象。成立全球性企業組織的異象,即將與一個斯堪地那維亞小國家中,一個說少數民族語言的小群人分享。我是真的聽見神的聲音了嗎?我的不安全感促使我急於尋求印證。

神藉着一通我僅見過一次面的美國商人打來的電話,奇妙地回應了我的禱求。這位商人提議我們在他轉機的三小時當中,約在斯德哥爾摩的阿蘭達機場會面。當我走向他時,他的第一句話便令我大吃一驚:「我是要來告訴你,現在該是你說出你夢想的時候了!」接着他打開公事包,他製作了兩千個胸針,上頭有描繪全世界的特殊標誌,但卻不是各大洲的圖案,而是兩個人臉透過魚的符號彼此對望。我一點兒都不曉得這會成為「國際基督徒商會」的正式徽章。

在機場的經歷是導向「國際基督徒商會」誕生的數個先知性印證之首。後來在特會上,我發現自己講了一些不尋常的內容——一個沒有人提過的主題。每個人都喜歡成功,但沒有人喜歡挫敗;它最好是能被拋諸腦後,然而我描述了一個失敗企業家的孤獨。我談到人所必須承受的孤單道路,以及當事情出了差錯時,他的家人連帶受到的影響。從來沒有人聽過像這樣的信息。「我們需要一間急救診所來幫助生病的公司。」我這樣說,殊不知這些話將會對眾人有何等的衝擊。

翌日,這個故事便出現在40間大報的頭版新聞。「『國際基督徒商會』開張急救診所幫助生病的公司!」在各大報上廣傳。我因此而電話應接不暇,超過150通電話佔線,人們熱烈地反應。我在國家電視台上接受訪問,並在歐洲其他地方的一個衞星國際廣播電台上,成為特別節目。假如這個夢想所需的是媒體的關注,那麼這個目標確實達到了!

然而這數以百計回應的人,並不是我所想像的那種人。那些都是事業上失敗、面臨破產、幾近自殺的人。只有走投無路的人才與我聯繫,這實在沒有用。我想要的是事業有成、能夠服事他人的人,不是失敗者!「主啊!幫幫我!發生了什麼事?」我呼求着。

後來我翻開聖經,結果正好落在撒母耳記上第22章1-2節:「大衞就離開那裡,逃到亞杜蘭洞。他的弟兄和他父親的全家聽見了,就都下到他那裡。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裏苦惱的都聚集到大衞那裡;大衞就作他們的頭目,跟隨他的約有四百人。」

我驚愕地讀著這段話。這正是發生在我身上的情景!大衞受神的任命要得着整個應許之地,卻率領着一支烏合之眾的軍隊。這些窮困不幸的靈魂是他有生以來的第一支軍隊。就像這些我日復一日接到不停來電的商人,他們全都是窮途末路的可憐人。儘管如此,這些人當中有37名將會進一步成為大衞的大能勇士。他們是神親自精心挑選的,祂從起初就看到結局。

事件發生得相當迅速,「國際基督徒商會」在1985年逐漸成形。神引導我個別地與五位創立成員見面:一位澳大利亞人、兩位美國人、一位加拿大人,和一位比利時人。主以超自然的方式,仔細地帶領我的腳步。夢想正逐漸成真,情勢的發展完全不在我的掌握之中。聖靈不可思議地透過我的生命運行,我隨着聖靈的激流席捲前進。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