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岛东的某条天桥,除了聚满鸽子,更有不少无家者在此“扎营”。一个瘦削、黝黑的男人走近,热情地向几位无家者打招呼那人就是家洛。一旦沾染毒品,想要抽身回头是很困难的事。曾经染上毒瘾的家洛,如今已从堕落的深渊走出,决志信主,立志服事其他他一样的沦落人。

误交损友 沉沦毒海

家洛现为“关爱动员”等几间基督教机构的义工,专门服事露宿者及吸毒人士等。他年少时误交损友,在朋辈的哄诱下吸食毒品。本以为一次半次无问题,没想到这一食便是30年。家洛眯起双眼,回想往事:“父亲在我11岁那年过身,在我的成长环境中,没人教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家洛曾经堕入痛苦的深渊,每天活在吞云吐雾之间:吞下的不是云,是痛苦与挣扎;吐出的不是雾,是人性和健康。

.家洛带同关爱动员的义工去探访露宿者

数年前在筲箕湾公园,家洛初次接触信仰。那时他看到有一群来自教会的人去关心那些无家者,好奇心驱使下,他主动走去接触他们。“我觉得很好奇,他们有车有楼,有正当职业,为何每个星期一都来这个地方?我观察了他们9个月,我不明白为何他们要这样做,我很想认识他们经常说的耶稣。”在弟兄姊妹的关心鼓励下,家洛赫然发觉自己不可以再过这样的生活,想要走一条新的路。回想往事,戒毒的过程虽然辛苦,但家洛很感激神把他从深渊里拉回来。决志后,家洛感到很大挣扎,但仍决定主动去教会。“一个30年的吸毒者,生命一塌糊涂,其实心里很害怕,但我不知道为何有勇气走进教会,是圣灵不断坚固我。初时我没有这么健康,比较邋遢,教会对我有很大的接纳和包容。”

.家洛手上布满过去因吸毒留下的肝斑,他现在称这是恩典的记号

家庭关系的复和

家洛认识耶稣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反省自己,他感到很自责,以前没有尽过做爸爸、儿子、丈夫的责任。“妹妹‘嬲’了我30年,最近才开始多联络,关系和好,我的妹夫是警察,他以前很讨厌我,但现在会邀请我去他家,煮饭给我食。尤其我女儿,她很‘嬲’我小时候曾将她放在保良局一年。今日,女儿愿意叫我一声‘爸爸’,这都是神的恩典。”以前家洛不觉得自己的行为会影响其他人,但原来所作的最伤害的是家人。“信仰帮助我最大的,是关系的和好。这是一个复和的主,以前我不明白,但一路看到的印证,令我不能否定祂的同在,能力和爱。”

家洛记得有一次全家人为他庆祝生日,他妹妹本来是拜神的,但吃饭之前她竟然不上香,看见家洛在吃小食,她竟然说,你们吃东西有祈祷吗?“原来有好多事情不需要我开口讲,她会看见。我曾经问过她如何看我的信仰,她说:‘你的信仰我不是很清楚,但我在你身上看到没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这些印证,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家洛过去常常在这里流连,现在立志将福音带给这里的朋友

兴起街头传福音文化

对于那些无家者,家洛总有一份特别的感情。“可能是身同感受吧,看到他们的同时看到曾经的自己——失去了家庭、信、望、爱。”家洛在六年前跟随机构到街上或公园探访。他笑称自己一开始也不知道怎样和无家者沟通,一路上磕磕绊绊。随着探访的次数增加,家洛渐渐学习到沟通的关键:“和无家者沟通最重要是关心、关怀,让他们知道神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经历了几年的街头福音工作,家洛也坦言:“我在街上信耶稣,在街上洗礼,但我看到教会的福音很多时候流不到街上。一些教会文化、传统观念拦阻了神的工作。”而神给家洛的异象,就是在将街头传福音的文化带到不同的机构和教会,推动“无墙教会”。于是家洛把聚会地点迁到天桥上,更每周向无家者派发饭盒。

神也真的使用家洛的服事,如同光照进黑暗人群。“以前有个与我一起‘食白粉’的朋友,我之前邀请了他很多次去公园,他推脱了我几次。有一日他找我聊天,我拒绝他。我说,如果你想聊天,来公园吧。后来他真的来了,他一来就决志信耶稣了,而且马上决定戒毒,今日他已经在另一个机构服事神。”

.陈家洛

(资料来源:关爱动员,记者莫岚综合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