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神應允我們的禱告時,祂同時也預備我們的心,並且教導我們,好使我們的性情被培育而變得愈來愈像祂。祂回應我的祈求賜給我一間公司,但我卻一點兒也不曉得當我繼續與祂同行時,這會是一趟跟隨聖靈新歷險的開始。

當時「國際全備福音從業人員團契」(簡稱「全福會」)在瑞典逐漸發展起來。它大大地震撼了瑞典,是促成靈恩復興的催化劑,橫掃整個宗教界,拆毀了教派和教會間的隔牆。但到了1973年,該組織面臨了領導階層的困境。此時,我正開始創業,而我最不希望的,就是被「全福會」聯絡上,並被請求成為領袖代表。但事情果真如此發生了。

當時雅思特生病了,她的身體狀況極差,後來診斷出肺炎,因而完全臥病不起。當晚我接到「全福會」提名委員會的主席來電,邀請我考慮擔任他們的主席。他們怎麼會認識我呢?我甚至不是該會的會員,也未曾參加過他們的任何聚會。我一邊驚訝地聆聽他解釋,一邊默默地哭泣,有某樣東西在我的靈裡深處攪動着。「我不能接受。」我說道,迫切地設法使自己的聲音鎮定下來。

我帶着沈重的負擔,筆直地走向病臥床榻的雅思特。即使她現正病入膏肓,我還是必須與她分擔我的重擔。「可以請妳和我一起禱告嗎?」我請求她。她孱弱到幾乎說不出話來,但她示意她可以。當我舉起手要禱告的時候,竟然語塞。從我嘴唇吐出唯一的字是:「雅思特。」我不斷重複妻子的名字。在我的心思裡,我正與「全福會」的負擔摔跤,但同時間我又渴望雅思特能得醫治。接着,神的大能如同雷電般擊中我們,雅思特因而立即得了醫治。後來她告訴我,她感到有一股熱流流遍她的全身。她的體力迅速地恢復,然後起身告訴我她要去為我們預備晚餐!這不僅是雅思特得醫治的奇妙神蹟,並且印證了我應該加入「全福會」。

後來有人送了我一本戴莫斯・沙卡利恩的書——《世界上最快樂的人》。這本書述說了「全福會」的故事。戴莫斯的生命令我印象深刻,我覺得必須見他一面。但要如何呢?我要把這件事交給神。當時我並不知道,我們不僅會見面,還會成為一生的莫逆之交,並且享受寶貴的團契關係。

然後有一天,我受邀在一個特會中擔任戴莫斯的口譯員。特會在瑞典首都的一間大型傳統路德會教會中舉辦。聚會開始沒多久,神蹟就爆發開來,整間教會遍滿了喜樂的歡呼聲。可惜的是,有些人只能聽到興高采烈的呼喊,卻無法看見所發生的事。我渴望每一個人都能被觸摸,也渴望看見聖靈同在更多的彰顯。那一晚我開車載戴莫斯到教會去,抵達時,教會已座無虛席,過去在瑞典從未見過像這樣的場面!當我走向講台要口譯信息時,我們兩人同時聽見空中有爆裂的聲響。在聚會中有一位循道會牧師後來告訴我們,他看見有巨大的火焰盤旋在我們上空。我有種奇特的感覺,彷彿我們正乘駕一艘龐大的巨型油輪前進。

一位年長的婦女首先來到前面接受禱告。她有一堆麻煩,當她開始一一道出她的一長串問題時,戴莫斯卻忽然打斷她的抱怨說:「聽着女士,神知道一切情形。妳不必告訴我所有的細節!祂已經知道了!」當他這麼說的時候,他觸摸她,她就在神的大能之下倒在地上了。因為如此,上百人便朝着我們衝來,神的能力彰顯了。我們一邊為這些群眾禱告,一邊走過長長的走道,當我們經過時,人們便倒在他們的座位上。這是在斯德哥爾摩的一間大型路德會教會,人們正倒在聖靈的大能下,更有很多人大排長龍直到出口,正等著接受禱告。那一夜聚會在我的心目中有着特殊的地位。有史以來第一次,我知道我有份於聖靈大能與愛的奇妙超自然彰顯之中。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