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应允我们的祷告时,祂同时也预备我们的心,并且教导我们,好使我们的性情被培育而变得愈来愈像祂。祂回应我的祈求赐给我一间公司,但我却一点儿也不晓得当我继续与祂同行时,这会是一趟跟随圣灵新历险的开始。

当时“国际全备福音从业人员团契”(简称“全福会”)在瑞典逐渐发展起来。它大大地震撼了瑞典,是促成灵恩复兴的催化剂,横扫整个宗教界,拆毁了教派和教会间的隔墙。但到了1973年,该组织面临了领导阶层的困境。此时,我正开始创业,而我最不希望的,就是被“全福会”联络上,并被请求成为领袖代表。但事情果真如此发生了。

当时雅思特生病了,她的身体状况极差,后来诊断出肺炎,因而完全卧病不起。当晚我接到“全福会”提名委员会的主席来电,邀请我考虑担任他们的主席。他们怎么会认识我呢?我甚至不是该会的会员,也未曾参加过他们的任何聚会。我一边惊讶地聆听他解释,一边默默地哭泣,有某样东西在我的灵里深处搅动着。“我不能接受。”我说道,迫切地设法使自己的声音镇定下来。

我带着沈重的负担,笔直地走向病卧床榻的雅思特。即使她现正病入膏肓,我还是必须与她分担我的重担。“可以请妳和我一起祷告吗?”我请求她。她孱弱到几乎说不出话来,但她示意她可以。当我举起手要祷告的时候,竟然语塞。从我嘴唇吐出唯一的字是:“雅思特。”我不断重复妻子的名字。在我的心思里,我正与“全福会”的负担摔跤,但同时间我又渴望雅思特能得医治。接着,神的大能如同雷电般击中我们,雅思特因而立即得了医治。后来她告诉我,她感到有一股热流流遍她的全身。她的体力迅速地恢复,然后起身告诉我她要去为我们预备晚餐!这不仅是雅思特得医治的奇妙神蹟,并且印证了我应该加入“全福会”。

后来有人送了我一本戴莫斯・沙卡利恩的书——《世界上最快乐的人》。这本书述说了“全福会”的故事。戴莫斯的生命令我印象深刻,我觉得必须见他一面。但要如何呢?我要把这件事交给神。当时我并不知道,我们不仅会见面,还会成为一生的莫逆之交,并且享受宝贵的团契关系。

然后有一天,我受邀在一个特会中担任戴莫斯的口译员。特会在瑞典首都的一间大型传统路德会教会中举办。聚会开始没多久,神蹟就爆发开来,整间教会遍满了喜乐的欢呼声。可惜的是,有些人只能听到兴高采烈的呼喊,却无法看见所发生的事。我渴望每一个人都能被触摸,也渴望看见圣灵同在更多的彰显。那一晚我开车载戴莫斯到教会去,抵达时,教会已座无虚席,过去在瑞典从未见过像这样的场面!当我走向讲台要口译信息时,我们两人同时听见空中有爆裂的声响。在聚会中有一位循道会牧师后来告诉我们,他看见有巨大的火焰盘旋在我们上空。我有种奇特的感觉,仿佛我们正乘驾一艘庞大的巨型油轮前进。

一位年长的妇女首先来到前面接受祷告。她有一堆麻烦,当她开始一一道出她的一长串问题时,戴莫斯却忽然打断她的抱怨说:“听着女士,神知道一切情形。妳不必告诉我所有的细节!祂已经知道了!”当他这么说的时候,他触摸她,她就在神的大能之下倒在地上了。因为如此,上百人便朝着我们冲来,神的能力彰显了。我们一边为这些群众祷告,一边走过长长的走道,当我们经过时,人们便倒在他们的座位上。这是在斯德哥尔摩的一间大型路德会教会,人们正倒在圣灵的大能下,更有很多人大排长龙直到出口,正等著接受祷告。那一夜聚会在我的心目中有着特殊的地位。有史以来第一次,我知道我有份于圣灵大能与爱的奇妙超自然彰显之中。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