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底,中國媒體人民網刊登一則震驚全球的消息:一對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這對雙胞胎的CCR5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愛滋病,成為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這對嬰兒的誕生,已經衝破道德倫理的底線,人類企圖改造自身的狂妄之想似乎已被打開一扇窗。

人類對基因的認知尚停留在膚淺的層面,徹底去除一個基因對人類所帶來的影響是無法預測並且不確定的,這正是其中最為人所憂慮的。科學研究的目的乃是瞭解、掌握、運用自然界的規律。隨着科學的飛躍性發展,人類的慾望和驕傲驅使人做出更多悖逆神主權,企圖主宰自我生命的行為。類似的科學研究,不但喪失起碼的科學倫理道德,更是藐視了神所創造的奇妙可畏。妄改物質界的自然法則,自有承受自然界作出相應的反噬的覺悟,其風險乃是全人類的共同承擔。

從信仰角度去反思,基因編輯首先否定了生命的主權在乎神,是那惡者以科學研究作為偽裝的宣告:人可以掌控自己,隨意改變生命的性狀,剝奪了神對生命所擁有的主權,破壞下一代自主性的基礎。在約伯記38-39章,神在旋風中以造物的奇妙責問約伯,約伯最後只能認罪自責,順服神擁有絕對主權:「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其次,基因編輯否定了人是有靈的生命。以賽亞書42章5節提到:「創造諸天,鋪張穹蒼,將地和地所出的一併鋪開,賜氣息給地上的眾人,又賜靈性給行在其上之人的神耶和華。」神除了給人物質生命,更重要的是,神賜給人有靈在裏面運行。只有神使人能稱之為人,隨意改造人類,就是在否定人的靈性,認同人只不過是高智商,構造先進的動物罷了,並且妄想人越趨完美,生活就更幸福。

聖經中人類第一次使用「讓我們……」的字眼,卻是在建造巴別塔。「他們說:『來,讓我們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我們要為自己立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面上。』」(創11:4,和修本)神早已透過聖經警戒世人,人若是企圖透過手所作的榮耀自己的名,是必然自取滅亡,因為「人心多有計謀;惟有耶和華的籌算才能立定。」(箴1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