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有时候不是因为勇者无惧,而是你收到有关老虎的正面讯息,说牠其实良善可爱,并不害人。于是你对老虎的认识给改变了,或至少产生疑问,不再能肯定老虎的真性情。我们喝汽水、吃高糖高脂的邪恶美食,不是不知道这些对身体不好,但照样吃喝,可能因为被灌输了其他的观点,未能作出一点也不疑惑的判断。

对食物营养的认知,我们都深受媒体的影响。为什么你认为黑蒜有益?我每次问那些热爱黑蒜的朋友,没有人能回答,他们能列举益处,但我的提问是关于“如何获得”这些知识,又“为何值得相信?”在媒体世界生活,必须保持清醒,注意媒体资讯如何影响自己认识这世界的一切。你可能对广告设防,认为自己不会容易相信食品商的甜言蜜语,但权威学者的研究报告呢?

网上充斥着世界各地研究组织发表的营养与健康研究报告,但花时间阅读时,你可能更困惑,客观的实验为何会有不同的结果,甚至结论相反?人类临床实验确实有些复杂,然而实验方式并不完全客观,不同方式可以产生不同结果,人为操控是可以改变结论的。研究组织应不应接收美国大型食品公司的资助,在学术界一直有争论,但在争论之前,食品商的大量拨款资助已是事实

纽约大学营养、食物研究及公共卫生系教授Marion Nestle表示,她检阅众多研究,发现一看资助资料,就几乎可以推算到研究结果,食物研究的结果通常都符合资助者利益。比方说,有学者查阅研究长期喝用汽水和肥胖症之间关系的报告,发现独立研究几乎都肯定两者有关连,而有食品商资助的研究却没得出这样的结论。但她说,不是食品商用钱换取结果,而是接受资助的研究员在设计研究方式时,往往批判性较低

现今的食物议题不只是环境生态、营养健康、食物安全的问题,也是公义的问题。西方社会注重大公无私的道德操守,较为意识到利益冲突问题。反观华人在这方面的意识比较薄弱,包括华人教会,下意识里认为好的关系自然带来益处,在“爱”中互惠互利,似乎很有道理,而漠视了公众利益的考虑。当然在没有危害公众利益下,给别人恩惠,互惠互利,实在是很美好的事情,而且更多的给予恩惠,更多的祝福呢!是否与公众利益有冲突,是否出于自利的私心,才是反思重点,若是,就有问题呢。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