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籍韩裔女子Sylvia Yu Friedman,以二战慰安妇为题材写下《不再沉默——来自慰安妇们的声音》,近期该书即将发行中文版。Sylvia现定居香港,神给她负担为二次大战的慰安妇争取公义,希望透过该书,推动现今中日韩人民复和,期望新一代能挣脱历史羁绊,走出世代仇恨。虽然过程中满是困难险阻,但如圣经中以斯帖王后般向神立志。

自小于加拿大成长的Sylvia,从前对身为韩国人的身份感到抗拒,但当她于15岁那年首次从母亲口中得悉二战慰安妇的事蹟,一股难以言喻的愤怒立时涌上心头。“我当时很震惊,从没有在历史书上认识这战争,当我听母亲谈及慰安妇,又解释为何她叔叔虽能说一口流利日语却从不买日货时,我忽然明白,为何韩日中间总好像有道墙阻隔,一切源于那场战争。”

Sylvia从来对日本没有偏见,但原来仇日情绪是能由一代传一代的延续下来,连她也不察觉。2009年,她与彩虹桥医治队到广州探望中国慰安妇,当日本领袖Tomoko Hasegawa向Sylvia道歉时,她本说不用,但发觉她的眼泪顷刻间像瀑布般涌流。“自那次经历后,神的能力彻底医治了我,使我潜藏已久、来自祖父母的仇日情绪都彻底被摧毁,带来完全的医治。”

.Sylvia摄于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室2015年开幕日

这次经历扭转了Sylvia的生命,促使她去写这本有关慰安妇的书,她不讳言写书时感到忧伤。“每早我会祷告及流泪,试想像很多慰安妇只有10多岁,这是公然强迫性罪行。而这循环今日仍不断发生,我们需要祷告,求神停止这循环,及带来医治和复和,为中韩日重建关系,这是一段难以磨灭的公众苦难回忆。”她忆述于2004年前往云南访问,“当地不少人仍然对日本人充满仇恨,即使基督徒领袖也是如此。这是世代仇恨,是属灵上的事情,基督徒需要为神在慰安妇议题上带来医治及复和而祷告,因这是中韩共同关心的议题。日政府至今仍不愿承认慰安妇,甚至有些日本牧者觉得毋须为此而道歉,忽略了事件对中日韩之间关系的破坏。他们需要正视历史,严肃对待,否则历史还会重演。”

Sylvia现致力做复和工作,除了撰写《不再沉默》一书,她更经常外出演讲及筹划电影拍摄:“我相信这是神对我的呼召,讲述慰安妇、现代性奴隶议题,医治世代仇恨,以真理宣扬复和。”她祈祷求中日韩年青人不要像慰安妇般一生充满苦毒,“能挣脱于历史羁绊,以耶稣为历史中心,得到完全医治,继续向前迈进,盼望新一代成为无畏的精兵、神的将领!”

.Sylvia撰写《不再沉默》一书

Sylvia希望透过电影,向非基督徒宣扬福音信息,“我深信媒体是很重要的工具,因它可接触成千上万人,我祷告可制作如《舒特拉的名单》般经典电影,有次我在美大学分享异象时,现场主持人递上一张纸,上面写着该电影编剧的联络资料,我很雀耀,像梦想成真,相信是神对我的肯定。”

慰安妇、贩卖人口等题材极敏感,难道Sylvia一点不怕?她说不是天生勇敢,曾用不同的笔名,更曾想放弃,她祷告求神破除恐惧,并回应神:“神啊,我不再恐惧,要继续勇往直前,我若死就死吧!”突然间,很多门为她打开了,她丈夫拍电影的门也打开。当人行在信主的道路上,神知道每人可以盛载的能力,就这样Sylvia一小步、一小步向前行。“我想鼓励其他女性,这完全不是我天生勇敢,在我成长过程中充满挣扎,因是学校唯一韩国人,饱受拒绝,但神帮我踏出信心的一步,行在水面上。”

Sylvia相信神呼召女性,“我们被造不只为工作、结婚,只追求物质,不关心世界,我们为神所造有特别的生存目的和使命,神将会兴起中国妇女,因她们过去至今受苦最多,百年来,很多大陆女孩经香港转运至美加,香港至今仍是贩卖人口一个重要通道。”她相信当基督徒参与社会事务,奇妙的事情将会发生,如当年卜维廉(William Booth)牧师创立救世军帮助穷人一样。

.Sylvia与韩国慰安妇幸存者Kim Soon-Duk摄于2001年华盛顿。这是她第一位遇见的幸存者,启发她写下《不再沉默》一书。

(记者李蕾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