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籍韓裔女子Sylvia Yu Friedman,以二戰慰安婦為題材寫下《不再沉默——來自慰安婦們的聲音》,近期該書即將發行中文版。Sylvia現定居香港,神給她負擔為二次大戰的慰安婦爭取公義,希望透過該書,推動現今中日韓人民復和,期望新一代能掙脫歷史羈絆,走出世代仇恨。雖然過程中滿是困難險阻,但如聖經中以斯帖王后般向神立志。

自小於加拿大成長的Sylvia,從前對身為韓國人的身份感到抗拒,但當她於15歲那年首次從母親口中得悉二戰慰安婦的事蹟,一股難以言喻的憤怒立時湧上心頭。「我當時很震驚,從沒有在歷史書上認識這戰爭,當我聽母親談及慰安婦,又解釋為何她叔叔雖能說一口流利日語卻從不買日貨時,我忽然明白,為何韓日中間總好像有道牆阻隔,一切源於那場戰爭。」

Sylvia從來對日本沒有偏見,但原來仇日情緒是能由一代傳一代的延續下來,連她也不察覺。2009年,她與彩虹橋醫治隊到廣州探望中國慰安婦,當日本領袖Tomoko Hasegawa向Sylvia道歉時,她本說不用,但發覺她的眼淚頃刻間像瀑布般湧流。「自那次經歷後,神的能力徹底醫治了我,使我潛藏已久、來自祖父母的仇日情緒都徹底被摧毀,帶來完全的醫治。」

.Sylvia攝於南京利濟巷慰安所舊址陳列室2015年開幕日

這次經歷扭轉了Sylvia的生命,促使她去寫這本有關慰安婦的書,她不諱言寫書時感到憂傷。「每早我會禱告及流淚,試想像很多慰安婦只有10多歲,這是公然強迫性罪行。而這循環今日仍不斷發生,我們需要禱告,求神停止這循環,及帶來醫治和復和,為中韓日重建關係,這是一段難以磨滅的公眾苦難回憶。」她憶述於2004年前往雲南訪問,「當地不少人仍然對日本人充滿仇恨,即使基督徒領袖也是如此。這是世代仇恨,是屬靈上的事情,基督徒需要為神在慰安婦議題上帶來醫治及復和而禱告,因這是中韓共同關心的議題。日政府至今仍不願承認慰安婦,甚至有些日本牧者覺得毋須為此而道歉,忽略了事件對中日韓之間關係的破壞。他們需要正視歷史,嚴肅對待,否則歷史還會重演。」

Sylvia現致力做復和工作,除了撰寫《不再沉默》一書,她更經常外出演講及籌劃電影拍攝:「我相信這是神對我的呼召,講述慰安婦、現代性奴隸議題,醫治世代仇恨,以真理宣揚復和。」她祈禱求中日韓年青人不要像慰安婦般一生充滿苦毒,「能掙脫於歷史羈絆,以耶穌為歷史中心,得到完全醫治,繼續向前邁進,盼望新一代成為無畏的精兵、神的將領!」

.Sylvia撰寫《不再沉默》一書

Sylvia希望透過電影,向非基督徒宣揚福音信息,「我深信媒體是很重要的工具,因它可接觸成千上萬人,我禱告可製作如《舒特拉的名單》般經典電影,有次我在美大學分享異象時,現場主持人遞上一張紙,上面寫着該電影編劇的聯絡資料,我很雀耀,像夢想成真,相信是神對我的肯定。」

慰安婦、販賣人口等題材極敏感,難道Sylvia一點不怕?她說不是天生勇敢,曾用不同的筆名,更曾想放棄,她禱告求神破除恐懼,並回應神:「神啊,我不再恐懼,要繼續勇往直前,我若死就死吧!」突然間,很多門為她打開了,她丈夫拍電影的門也打開。當人行在信主的道路上,神知道每人可以盛載的能力,就這樣Sylvia一小步、一小步向前行。「我想鼓勵其他女性,這完全不是我天生勇敢,在我成長過程中充滿掙扎,因是學校唯一韓國人,飽受拒絕,但神幫我踏出信心的一步,行在水面上。」

Sylvia相信神呼召女性,「我們被造不只為工作、結婚,只追求物質,不關心世界,我們為神所造有特別的生存目的和使命,神將會興起中國婦女,因她們過去至今受苦最多,百年來,很多大陸女孩經香港轉運至美加,香港至今仍是販賣人口一個重要通道。」她相信當基督徒參與社會事務,奇妙的事情將會發生,如當年卜維廉(William Booth)牧師創立救世軍幫助窮人一樣。

.Sylvia與韓國慰安婦倖存者Kim Soon-Duk攝於2001年華盛頓。這是她第一位遇見的倖存者,啟發她寫下《不再沉默》一書。

(記者李蕾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