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宣教士Rosilind Jukic撰文阐述6项圣经默想和东方冥想的分别。文章以“不要堕入新纪元活动的圈套”为题,并指“除了圣经默想之外,参加任何形式的冥想都会向仇敌敞开大门”,警告信徒不应接触任何涉及敬拜别神的活动。

Rosilind指出,不少基督徒视作减压运动的瑜伽、禅修等各种巧立名目的冥想方式,皆起源于新纪元活动(New Age)及东方冥想。她引用申命记12章29-32节,指出分辨两者之重要:“每当我们将基督教纪律与任何其他宗教活动混淆,我们就会激怒神。神在旧约中多次指出自己是‘忌邪的神’,并命令信徒保持圣洁,不让别的宗教习俗玷污我们对神的敬拜。因此身为基督徒,我们日常生活中若有任何活动在本质上并不能荣耀我们的主,而是敬拜别的神,我们应该立即拒绝,并将之从我们的生活中剔除。”

Rosilind列出了东方冥想与圣经默想不同的6个特质:

  1. 东方冥想仅倒空人的心思;圣经默想却是以神的话语填满人空虚的心灵。
  2. 东方冥想以自我为中心,透过控制呼吸、身体感觉及情绪,最终达致自我实现及骄傲,使焦点离开神;圣经默想以神为中心,使人不再专注于自己,重新将焦点校正向神。
  3. 东方冥想以缓解压力为目标,然而生命中的压力来源:担忧、恐惧、完美主义等,皆源于人的骄傲;圣经默想则操练信徒谦卑自己,在各种环境中与神同行。
  4. 东方冥想令人自以为可以藉自身的能力取代神;圣经默想则提醒信徒,神是全能的,祂掌管一切,神的心意必定成就。
  5. 东方冥想通过“与神合一”,即寻求更高层次的意识或改变意识状态,逃避压力与现实。圣经默想却面对现实,借着圣灵超自然的力量,带领人克服生活中的试炼困难。
  6. 东方冥想通过使用大气、物体、静默,呼吸技术等方式操纵环境和氛围,使人能够进入冥想状态,从而带来心境的平和;圣经默想却超越环境,信徒能借着祷告直接与神对话,随时随地思想圣经中的应许、凭信交托,将平安带进心中。

Rosilind又引用约书亚记1章8-9节解释,信徒应让圣经默想成为每日的生活习惯:朗读圣经,挑选经文对自己重复默念,昼夜思想经文对个人生命的意义,尝试将经文应用于日常生活中谨守遵行。“当我们将圣经默想视作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生命会被转化。”

文章于9月中上载于Rosilind Jukic个人网站,后于10 月初获媒体转载。

(来源:Charisma News,2018年10月10日,潘意韵编译报导)

祷告:主赐信徒智慧及洞察力,使我们懂得时刻警醒祷告,免得陷入仇敌的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