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幾年的時間,我的公司業務穩定發展。神再次清楚向我說話,祂要與我進入盟約的關係。於是我開始翻讀聖經裡我所能找到關於盟約的每一處經文。當我研讀的時候,發現盟約就像合約一樣。最後,在一個星期五的午後,我坐下來,草擬一份我自己、我的家人,以及與主之間的盟約。所有內容皆以嚴謹的法律用語寫成,因為這是一份與全能神立下的合約。我將一切的自我和所擁有的,都交給了主。我們會在耶穌裡得着神所要賜予我們的一切,作為交換。

於是我鄭重地將我們的公司獻給神,並且從祂領受在耶穌基督裡所要賜予我們的一切。事情開始進展得十分快速,就在隔天發生了。一個老朋友出乎意料地來拜訪我,他是我所敬重的一位精明的企業家。「我相信主告訴我要將我的公司賣給你。更重要的是,」他繼續說,「主告訴我,我必須釋放你進入你的事工。倘若你容許我在你的公司,和我要賣給你的公司裡擔任總經理,我便將我的公司轉售給你。」「你一定是在開玩笑,」我結巴地說,「我買不起你的公司!」他的公司雖小,卻相當有利潤。然而他的態度很堅決,因此我同意為他的提議禱告。我並不確定能否負擔得起另一間公司,但是我在禱告中從祂領受我們應當支付的金額,結果這筆數目與對方的要價完全一樣,一毛不差!

在我能夠完全進入生命中這一個新階段以前,必須要讓老我死去,而這可是最痛苦的一課。我們擔下了這項新的投資之後,舊公司便開始垮了。我眼睜睜地看着我的第一間公司,業績每況愈下。諷刺的是,正值舊工業一落千丈滑到赤字的當下,新公司卻飛黃騰達,營業額蒸蒸日上。但這對我第一間公司的處境卻於事無補,它是那樣地獨特、寶貴,是神所賜給我的,而我現在卻眼看着它逐漸崩潰瓦解。我的情緒深受它的沒落所牽引,根本無法因新公司「亞法培」(Alfapac)的成長而歡喜。我的絕望感日漸加深,直到最後我再也無法承受了,我把自己關在家裡的一個房間內,進行絕對的禁食祈禱。

當我在那房間裡禱告時,主告訴我,我悲哀的日子要結束了。祂要將我從事業的重擔下釋放出來,結果事情正是這樣發生。有一個人來,提議要購買我那間即將倒閉的公司。我同意他的提議,但基於一個條件,公司的一切狀況都要恢復,好叫這人接下公司時,不致擔負財務的重擔。最後這宗交易達成了,公司就這樣轉手他人。新主人是一位基督徒,連同原先的鍋具,他還要生產其他物品。至今,這間公司仍在營運中,並且設廠在非洲呢!我已經卸下重擔,現在能無後顧之憂地專注在「亞法培」,它將要成為模範公司,作為主給予我一切教導的典範。

這是神深奧的智慧。祂要我們明白,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祂的靈,祂的應許才得以彰顯在我們的生命中。同時,經由這次經歷,我也發現了另一個重要的原則。只有兩個原因為何凡是蒙主呼召的人會遭遇真正的艱難。不是陷入罪中且違背祂的旨意,就是他們正行在祂旨意的中心!前一條路是引向死亡,但第二條路卻是通過死亡,引向在基督裡的復活。真是天壤之別!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