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几年的时间,我的公司业务稳定发展。神再次清楚向我说话,祂要与我进入盟约的关系。于是我开始翻读圣经里我所能找到关于盟约的每一处经文。当我研读的时候,发现盟约就像合约一样。最后,在一个星期五的午后,我坐下来,草拟一份我自己、我的家人,以及与主之间的盟约。所有内容皆以严谨的法律用语写成,因为这是一份与全能神立下的合约。我将一切的自我和所拥有的,都交给了主。我们会在耶稣里得着神所要赐予我们的一切,作为交换。

于是我郑重地将我们的公司献给神,并且从祂领受在耶稣基督里所要赐予我们的一切。事情开始进展得十分快速,就在隔天发生了。一个老朋友出乎意料地来拜访我,他是我所敬重的一位精明的企业家。“我相信主告诉我要将我的公司卖给你。更重要的是,”他继续说,“主告诉我,我必须释放你进入你的事工。倘若你容许我在你的公司,和我要卖给你的公司里担任总经理,我便将我的公司转售给你。”“你一定是在开玩笑,”我结巴地说,“我买不起你的公司!”他的公司虽小,却相当有利润。然而他的态度很坚决,因此我同意为他的提议祷告。我并不确定能否负担得起另一间公司,但是我在祷告中从祂领受我们应当支付的金额,结果这笔数目与对方的要价完全一样,一毛不差!

在我能够完全进入生命中这一个新阶段以前,必须要让老我死去,而这可是最痛苦的一课。我们担下了这项新的投资之后,旧公司便开始垮了。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第一间公司,业绩每况愈下。讽刺的是,正值旧工业一落千丈滑到赤字的当下,新公司却飞黄腾达,营业额蒸蒸日上。但这对我第一间公司的处境却于事无补,它是那样地独特、宝贵,是神所赐给我的,而我现在却眼看着它逐渐崩溃瓦解。我的情绪深受它的没落所牵引,根本无法因新公司“亚法培”(Alfapac)的成长而欢喜。我的绝望感日渐加深,直到最后我再也无法承受了,我把自己关在家里的一个房间内,进行绝对的禁食祈祷。

当我在那房间里祷告时,主告诉我,我悲哀的日子要结束了。祂要将我从事业的重担下释放出来,结果事情正是这样发生。有一个人来,提议要购买我那间即将倒闭的公司。我同意他的提议,但基于一个条件,公司的一切状况都要恢复,好叫这人接下公司时,不致担负财务的重担。最后这宗交易达成了,公司就这样转手他人。新主人是一位基督徒,连同原先的锅具,他还要生产其他物品。至今,这间公司仍在营运中,并且设厂在非洲呢!我已经卸下重担,现在能无后顾之忧地专注在“亚法培”,它将要成为模范公司,作为主给予我一切教导的典范。

这是神深奥的智慧。祂要我们明白,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祂的灵,祂的应许才得以彰显在我们的生命中。同时,经由这次经历,我也发现了另一个重要的原则。只有两个原因为何凡是蒙主呼召的人会遭遇真正的艰难。不是陷入罪中且违背祂的旨意,就是他们正行在祂旨意的中心!前一条路是引向死亡,但第二条路却是通过死亡,引向在基督里的复活。真是天壤之别!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