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岂能一日而生?民岂能一时而产?因为锡安一劬劳便生下儿女,这样的事谁曾听见?谁曾看见呢?(赛66:8)然而,这超自然的见证,就在美国堪萨斯市的国际祷告殿(IHOP)欢庆19岁生日的那一天,借着与回家团队的汇集,过千华人到来祝福,成为IHOP 最大的生日礼物,以及最历史性脱变的契机。

IHOP的名字依旧,但其“H”的基因已经发生了剧变,“房屋”(House)变成“家庭”(Home),IHOP 的领导团队从“领袖”脱变成“父母”;“同工”变成了“家人”;“事工”变成“家庭”。一间“房屋”并不等同一个“家庭”,若当中没有父母子女彼此相爱。我们一同见证了就在 IHOP 庆祝生日的那一天巨大的脱变。纵然毕牧师一早就宣告,这次汇集将会是一次历史性的聚集,但没有人能预料得到,就在踏入20岁的头一天,IHOP就从一个“伟大的事工”脱变成了“一个伟大的家庭”!这是天父的呐喊,又何尝不是千万父母子女心灵的呐喊?当 IHOP一众领䄂痛哭流泪地为以往因事工导向,而忽略甚至伤害了IHOP众成员的心灵而认罪悔改,且愿意重新以为父为母的心站回位置,以爱去乳养IHOP成为一个大家庭,这对年青一代带来了极大的安慰与医治。

我仿佛听见年青一代释放出来的心声:我们不需要更多超级大教会,更多的大教堂,去装载更多的孤儿;我们也不需要更多伟大的使徒,先知,教师,去建造更多世界级的事工。因为“教会”的本质就是“神的家”,可悲的是我们却使她变成了一个组织、架构、事工。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充满爱的家,好叫“孤儿”可以回家成为“宠儿”,结束无父、无子、无家的世代,今次“汇集”的成果,正正应验成就了先知的预言:父亲的心归向儿女,儿女的心归向父亲,送走了咒诅,迎来了祝福。

圣灵向我们启示:“异象的父亲”,一切都是以达成异象为首要,家是次要的;而“一众父亲与异象”是父亲们先以建家为首要,再带领一家上下去达成异象。前者是以先达至目标为导向,目标达成,家即可解散;后者是以先建立家为导向,目标达成,家仍健在,关系更紧密,且开枝散叶,代代相传,承传丰厚的属灵产业,以承担更艰钜的任务,再闯高峰!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