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上尋找立足之地,是很多人經年累月的追求。人們為求得到歸屬感,會作出許多糊塗無知的事情來。雖然我們的孩子在青春期中難免會做出愚笨之事,但你可以放心,孩子若視自己的生命是一個更大故事的延續,便不會傻乎乎的在朋友面前證明自己。他們高中畢業時或許仍未找到人生目標,但在還未取得學位以前,他們肯定已認識自己家傳的智慧和文化。

去年,在我們女兒就讀的三年級課堂中,班上正談論家庭歷史這題目,女兒對自己家族歷史的認識程度叫老師驚訝,女兒亦解釋這是因為我們常在用餐時間以問答比賽形式談論家庭歷史。那天晚飯的時候,她很自豪的分享,同學多麼的羨慕她,因為她對自己的認識是那麼的多,又因為我們是她班中唯一仍恆常共進晚餐的家庭。

走訪世界各地,我發現當需要作簡短的自我介紹時,人們總以他們是何時何地出生開始,似乎他的世界是在他呼吸第一口氣時才出現,然而,猶太人介紹自己時,往往會以「我的祖父母來自……」開始,花幾分鐘談及背景才分享自己的出生。他們之所以這樣,是因為猶太人的身份不是個人的,而是歷代猶太人的傳統深深影響著今天的我們,刪去那部份就缺失了自我身份的一大部份。別以為教導孩子家庭歷史是一年一度,在家中壁爐旁邊的莊嚴大事。教導家庭歷史宜以滴水穿石的形式,有些家庭故事需詳述背景,但很多家庭史實都能以「家庭問答比賽」形式分享出來。我們將點點滴滴的家庭歷史以問題形式提出,看誰能回答,這問題又會在年中重複提出,看誰會記起來。

問題可以是有多個答案的,如「家族裡誰有不少於3名兄弟姊妹?」,答案可以是數個名字,問題也可以是指向某位家族成員,如「誰曾為兩個不同的國家服兵役,這兩個國家的名字是……」設題要適齡,但亦可以是家族歷史中不光彩的事情,如我們在家中就問過「誰燒了祖屋,又帶著保險金離家出走?」。這問題可以帶出一個更詳盡的故事,那燒毀祖屋的故事最後就演變成一個浪子回頭的有力見證。想想,你會驚訝你的家庭曾有過的許多故事,一下子如泉湧般在腦海浮現出來。我們常在晚飯時玩這個遊戲,當然,其他場所也會適合,就如在長途車上,或是到診所候診,大家悶坐在一起的時候。


作者Shani Ferguson是一位土生土長的以色列彌賽亞信徒敬拜主領,熱衷祈禱及家庭牧養。她和丈夫Kobi在耶路撒冷領導耶穌以色列(Yeshua Israel)以及以色列藝術家啟動」事工,讓以色列藝術家和音樂家聚集,敬拜,培育和擴展恩賜。他們5個孩子現居於耶路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