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加州Inland Hills 教会主任牧师Andrew Stoecklein于8月25日自杀身亡,终年30岁,遗下妻子及三名两岁到五岁的儿子。他的死引起多方关注教会牧者的精神健康。

Andrew Stoecklein曾患抑郁症及焦虑症,其父兼教会创办人David三年前死于血癌,加上自身健康、工作压力和曾经遭人跟踪,令他精神不稳,遭教会责令休息四个月处理情绪问题。他重返讲坛后曾向会众坦诚交代自己与抑郁症搏斗的历程,态度正面且盛赞太太Kayla在过程中对他的支持,岂料两周后就自杀身亡,消息震惊美国教会。包括马鞍峰教会华里克师母等多名美国教会领袖纷纷在个人社交帐户表达哀思和对遗孀Kayla的支持,并呼吁教会关心牧者及精神病问题。

Kayla在博客God’s Got This中分享她对亡夫的思念和歉疚,并表示自己从来没法真正了解他的抑郁和焦虑有多严重。三个幼年的孩子对父亲离世的原因仍然不解,但她相信神会看顾他们一家:“未知的事令人却步不安,这不是我梦想的人生,但我知道神与我同在、会供应我们……祂用手拥抱着我和我的孩子,提醒我,祂仍然掌权。”教会及亲友为Kayla及小孩的生活费和教育开支设立众筹,至截稿前已筹得30多万美元。

牧者在工作上往往面对庞大压力,牧养人却缺乏人牧养关心。同样曾经担任青年牧者但因精神问题而自杀未遂的作家Steve Austin对Andrew的死感到心痛。他指出,当年的教会圈子不接纳精神病,只认为这是小信和遭鬼附的表现,令他隐藏起来,并对自己感到羞耻,而这份羞耻感正是致命的原因。

“试想想一般人承受的忧虑、压力、创伤和不安,再将这些感受乘以十倍,就是教会的牧者所承受的。”他表示,运动、药物、辅导、教练、坚实的支援系统、静修和多说真话,成为他管理精神健康的方法。他又鼓励有精神病问题的牧者坦诚交代情况,必要时暂停牧职,寻求协助,接受辅导和求医。

对于自杀率和患情绪病人数上升的原因,牧师及作家Max Lucado认为:“这是世俗化社会衍生出来的恶果,当我们教导一代人,生命只是他们所能看见、听见、触摸的事,却没有超自然的事,没有良善的神监察著世间的所有事,这只会造成一个失望的社会。”他补充:“世俗主义让这个社会失去盼望。”

(来源:Christian PostTampa Bay TimesChristian Headlines,2018年8月27日,9月3日及5日,文奴及Hannah Lo综合编译报导)

祷告:愿主安慰Andrew牧师的家人和会众。为众教会的牧者守望,让受精神问题困扰的牧者得到协助和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