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加州Inland Hills 教會主任牧師Andrew Stoecklein於8月25日自殺身亡,終年30歲,遺下妻子及三名兩歲到五歲的兒子。他的死引起多方關注教會牧者的精神健康。

Andrew Stoecklein曾患抑鬱症及焦慮症,其父兼教會創辦人David三年前死於血癌,加上自身健康、工作壓力和曾經遭人跟蹤,令他精神不穩,遭教會責令休息四個月處理情緒問題。他重返講壇後曾向會眾坦誠交代自己與抑鬱症搏鬥的歷程,態度正面且盛讚太太Kayla在過程中對他的支持,豈料兩周後就自殺身亡,消息震驚美國教會。包括馬鞍峰教會華里克師母等多名美國教會領袖紛紛在個人社交帳戶表達哀思和對遺孀Kayla的支持,並呼籲教會關心牧者及精神病問題。

Kayla在博客God’s Got This中分享她對亡夫的思念和歉疚,並表示自己從來沒法真正了解他的抑鬱和焦慮有多嚴重。三個幼年的孩子對父親離世的原因仍然不解,但她相信神會看顧他們一家:「未知的事令人卻步不安,這不是我夢想的人生,但我知道神與我同在、會供應我們……祂用手擁抱著我和我的孩子,提醒我,祂仍然掌權。」教會及親友為Kayla及小孩的生活費和教育開支設立眾籌,至截稿前已籌得30多萬美元。

牧者在工作上往往面對龐大壓力,牧養人卻缺乏人牧養關心。同樣曾經擔任青年牧者但因精神問題而自殺未遂的作家Steve Austin對Andrew的死感到心痛。他指出,當年的教會圈子不接納精神病,只認為這是小信和遭鬼附的表現,令他隱藏起來,並對自己感到羞恥,而這份羞恥感正是致命的原因。

「試想想一般人承受的憂慮、壓力、創傷和不安,再將這些感受乘以十倍,就是教會的牧者所承受的。」他表示,運動、藥物、輔導、教練、堅實的支援系統、靜修和多說真話,成為他管理精神健康的方法。他又鼓勵有精神病問題的牧者坦誠交代情況,必要時暫停牧職,尋求協助,接受輔導和求醫。

對於自殺率和患情緒病人數上升的原因,牧師及作家Max Lucado認為:「這是世俗化社會衍生出來的惡果,當我們教導一代人,生命只是他們所能看見、聽見、觸摸的事,卻沒有超自然的事,沒有良善的神監察著世間的所有事,這只會造成一個失望的社會。」他補充:「世俗主義讓這個社會失去盼望。」

(來源:Christian PostTampa Bay TimesChristian Headlines,2018年8月27日,9月3日及5日,文奴及Hannah Lo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安慰Andrew牧師的家人和會眾。為眾教會的牧者守望,讓受精神問題困擾的牧者得到協助和醫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