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順服神,將所有的都奉獻出去時,一切都改變了。我們安逸的生活隨着我們的存款一同消失了。星期一早晨,我試着向孩子們解釋我們所做的事。「現在我們就要來向我們天上的父親說話,因着祂的慈愛,我們將會得着今天所需用的一切。」我們向神祈求每一樣東西,包括半公斤的奶油、半公斤咖啡、兩條麵包,和四公升牛奶,然後感謝祂在耶穌裡已經供應了我們一切所需。

幾個小時過後,一位鄰居出現在門口。「這件事聽來或許很愚蠢,」她開口說道:「我在市中心看見有人販賣幾條麵包,因為實在很便宜,我一口氣買了10條。不過對我們來說太多了,我在想是否可以送給你們4條?」這件事格外不可思議,因為雅思特與我都沒告訴任何人我們所做的事。那天結束時,我們祈求的每樣東西都超自然地供應了。耶穌又真又活!

1973年1月1日,我口袋裡有一瑞典克朗(相當於約十分錢)。那是我全部財產的總數,卻是神賜給我第一間公司的基礎。主不容許我把我們的狀況告訴任何人。即使我的生意合夥人也毫不知情。一天,他邀請我一同到北方出差。當他去拜訪他的人脈時,我卻徒步艱辛地走了幾個地方。那天真是糟糕透頂的日子。有幾個客戶對於先前的產品服務感到憤怒不滿,實在令人難堪。我的雙腳疼痛、我的頭疼痛,我的胃也疼痛,因為我買不起當天的餐食。我一再地苦於挫敗感的折磨。那天結束時,我精疲力盡。我的銷售總額只有區區700克朗(相當於70美元)。

然而那一天,卻是我朋友在那地區的生意有史以來最風光的一日。他想要好好地慶賀一番,便邀請我當晚和他一起在飯店餐廳用餐。我婉拒了。我必須如此,因為我沒錢。他卻不為所動,極力邀我和他共進晚餐,告訴我他想請客。他興高采烈的心情與我鬱悶消沈的情緒簡直成了強烈的對比。當我們用餐時,自憐的淚水不由得在我裡頭湧上來。

回到房間後,我雙膝跪落向主哭喊。再一次地,神要求我在祂面前降卑自己,我這麼做之後,絕望離開了,喜樂和盼望再度充滿我的心。有時,從生命中細微、毫無意義的細節裡,我們可以發現屬靈的真理,但我們必須謙卑而樂於接受。這兩者我都需要學習。因此我繼續學習,主便繼續教導我,經常利用我的處境來表明一個屬靈真理。祂甚至藉着我的衣服教導我。

由於沒有多餘的錢,我的衣服逐漸開始破損,至終僅存一件完好的西裝。有一日,我的右邊褲管沿着前面的摺縫裂開了,出現了個很大的裂口。我唯一的一件西裝就這樣告吹了。我感到極度悲哀。要是連一套西裝都沒有,我怎能期待自己事業有成,經營自己的公司呢?一股自憐湧上來,我坐在車子裡,盯着沿褲管裂口上露出的一大片蒼白皮肉。隨後我意識到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並不是正確的反應。我為何要為了破裂的褲管而哀哭呢?我馬上抓起衣服碎裂的部分,不顧周遭一切,開始向我天上的父親說話。

隔天,我安排了要拜訪住在北方一位曾奇妙影響我生命的年長女士。她並沒有固定的收入,但偶爾會從她所服事的人收到愛心奉獻。這時我有些擔憂,因為我沒什麼東西能奉獻給她。當我抵達她家門口,她就出來見我。她總是直截了當,毫不浪費時間:「主已經說話了,祂說祂的僕人需要一套西裝。剛納,一套新的西裝多少錢呢?」「嗯,通常大約是700克朗左右,假如妳像我一樣要量身訂做的話。」我回答。「那麼主說你應當要有700克朗,因為祂指示我給你錢買西裝。」

在我生命中頭一遭,我能夠用700克朗買到不只一套西裝,而是兩套。主賜給了我雙倍的祝福!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