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顺服神,将所有的都奉献出去时,一切都改变了。我们安逸的生活随着我们的存款一同消失了。星期一早晨,我试着向孩子们解释我们所做的事。“现在我们就要来向我们天上的父亲说话,因着祂的慈爱,我们将会得着今天所需用的一切。”我们向神祈求每一样东西,包括半公斤的奶油、半公斤咖啡、两条面包,和四公升牛奶,然后感谢祂在耶稣里已经供应了我们一切所需。

几个小时过后,一位邻居出现在门口。“这件事听来或许很愚蠢,”她开口说道:“我在市中心看见有人贩卖几条面包,因为实在很便宜,我一口气买了10条。不过对我们来说太多了,我在想是否可以送给你们4条?”这件事格外不可思议,因为雅思特与我都没告诉任何人我们所做的事。那天结束时,我们祈求的每样东西都超自然地供应了。耶稣又真又活!

1973年1月1日,我口袋里有一瑞典克朗(相当于约十分钱)。那是我全部财产的总数,却是神赐给我第一间公司的基础。主不容许我把我们的状况告诉任何人。即使我的生意合伙人也毫不知情。一天,他邀请我一同到北方出差。当他去拜访他的人脉时,我却徒步艰辛地走了几个地方。那天真是糟糕透顶的日子。有几个客户对于先前的产品服务感到愤怒不满,实在令人难堪。我的双脚疼痛、我的头疼痛,我的胃也疼痛,因为我买不起当天的餐食。我一再地苦于挫败感的折磨。那天结束时,我精疲力尽。我的销售总额只有区区700克朗(相当于70美元)。

然而那一天,却是我朋友在那地区的生意有史以来最风光的一日。他想要好好地庆贺一番,便邀请我当晚和他一起在饭店餐厅用餐。我婉拒了。我必须如此,因为我没钱。他却不为所动,极力邀我和他共进晚餐,告诉我他想请客。他兴高采烈的心情与我郁闷消沈的情绪简直成了强烈的对比。当我们用餐时,自怜的泪水不由得在我里头涌上来。

回到房间后,我双膝跪落向主哭喊。再一次地,神要求我在祂面前降卑自己,我这么做之后,绝望离开了,喜乐和盼望再度充满我的心。有时,从生命中细微、毫无意义的细节里,我们可以发现属灵的真理,但我们必须谦卑而乐于接受。这两者我都需要学习。因此我继续学习,主便继续教导我,经常利用我的处境来表明一个属灵真理。祂甚至借着我的衣服教导我。

由于没有多余的钱,我的衣服逐渐开始破损,至终仅存一件完好的西装。有一日,我的右边裤管沿着前面的折缝裂开了,出现了个很大的裂口。我唯一的一件西装就这样告吹了。我感到极度悲哀。要是连一套西装都没有,我怎能期待自己事业有成,经营自己的公司呢?一股自怜涌上来,我坐在车子里,盯着沿裤管裂口上露出的一大片苍白皮肉。随后我意识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并不是正确的反应。我为何要为了破裂的裤管而哀哭呢?我马上抓起衣服碎裂的部分,不顾周遭一切,开始向我天上的父亲说话。

隔天,我安排了要拜访住在北方一位曾奇妙影响我生命的年长女士。她并没有固定的收入,但偶尔会从她所服事的人收到爱心奉献。这时我有些担忧,因为我没什么东西能奉献给她。当我抵达她家门口,她就出来见我。她总是直截了当,毫不浪费时间:“主已经说话了,祂说祂的仆人需要一套西装。刚纳,一套新的西装多少钱呢?”“嗯,通常大约是700克朗左右,假如妳像我一样要量身订做的话。”我回答。“那么主说你应当要有700克朗,因为祂指示我给你钱买西装。”

在我生命中头一遭,我能够用700克朗买到不只一套西装,而是两套。主赐给了我双倍的祝福!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