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我家,我深爱她,且一直以她为傲。由于事奉的缘故,有机会接触到不同国家城市,不同制度,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文化,但我心底却独爱香港。她不一定完美,但我就是爱她,爱她百折不朽的奋斗精神,爱她的自由开放。然而,最近我们所深爱的香港,被一层莫名的“恐惧”所笼罩,变得异常焦虑徬徨,甚至狂燥不安。我们的下一代,似乎未能继承上一代的香港奋斗精神,我们的年轻人更相继以“自杀”作最后的抉择,以结束这内心无法驾驭的恐惧。无可否认,我们所爱的香港真的病了,且病得很严重。

根据资源管理顾问机构 ECA International 于2015发表的报告,香港仍是亚洲第6位“最适宜居住”的地区,但在全球排名中则从第16名,下跌至第33名。无论这份评估的基准如何设定、是否准确,无可否认,我们的家正与亚洲以至世界“最适宜居住”的城市背道而驰,越行越远!怎不叫我心痛?爱之深,痛之切!

我们的家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谁在毁坏我们多代艰苦努力建立的美好根基?究竟是谁的错?有人认为一切都是中央的错及特首领导的政府强行小圈子选举之错!有人认为自由民主、一人一票是唯一出路,有人甚至选择以暴易暴,用更激烈的抗争手段对抗,港独才是出路。面对这困境,谁能识破仇敌的诡计?谁可医治拯救香港?谁可帅领香港力挽狂澜、反败为胜?

天地之大,我却无家可归!何处是吾家?嘿!你可听得出,这是天父向祂的儿女以色列所发出莫大的哀鸣,作儿女的怎能不扎心?我心深处顿时被这句话抓住,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天大地大,天父心繋于锡安,哀叹找不到一个祂可安息的地方,一个让祂可安然居住的居所,一个温暖的家。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赛六十六1)原来天父心中所想望的,不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圣殿,而是一个能叫祂的心得完全安息的地方

主耶稣是世上最伟大的天国属灵文化革命之先行者,一切非暴力抗争之父,吩咐他的门徒“收刀入鞘罢”(太二十六52)祂以公义和平作政治纲领,以善胜恶,以犠牲的大爱作武器,征服了当时无数的人心,连逼迫祂的敌人,也成为祂忠心至死的追随者,效法祂柔和谦卑的样式,建立了彼此相爱的家。天父终于找到了一个能使祂的心安息同在的地方,这个家岂不更成为当时动荡不安,充满争闹的世代的逃城,成为神人皆可安竭之处

教会不是组织架构,更不是建筑物,乃是你我共同去建设的一个属神的家,一个在燥动不安的城市中的逃城!无爱不成家。那里有真爱,心灵就有家可归,得以安息!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