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教育部“圣乐促进组”于一月中举办“昌明圣诗,继往开来﹕任重道远的廿一世纪的教牧与圣乐家”讲座,邀得前香港中文大学文学院院长及音乐系教授罗炳良博士主讲,百多人出席,思考音乐人、牧者、作词人在圣乐事奉上的职责。

罗首先指出,成年人唱圣诗由,是将真理、心中相信的神学唱出来,而对儿童来说,诗歌是他们成长的养料。我们每次唱诗的时候,是信条的宣告。“我们希望可以瞥视永恒的光,惊愕之余,在失乐园,亦即这个世界,流露欣羡赞叹感恩,这是词人应有的态度及功夫。亦要选择有先知悟性的诗词,这是牧者的工作。然后再配合有为父心怀的教牧,去编织天上的异象,成为弟兄姊妹的人生目的及意义,而‘编织’则是音乐人的责任。”

他指,圣诗在流行及传统的风格之争,只不过是旋律与变奏之分而已,用于不同的场合之上,配合歌词来编排乐章,牵动会众的思绪,那是音乐人的工作。在填词方面,有关于应以诗词还是散文入词的争论,而罗则认为散文一语道破意思,没有想像空间,而诗词是浓缩了的语言、美化的文字,在解码过程中可以有更多默想的机会。如果诗词当中有象征,可以将概念转化,破解人生的奥秘。美化的文字,亦可以给予人主观的感受。

“词人要明白先知及教牧的角色,熟悉圣诗学、诗学,以及具备教牧神学、文化神学之基本能力,并认识崇拜学。”词人应令信徒“不做小孩子”,能欣赏神按自己形象创造人的创意。教牧则要具有分析圣诗的能力,除教牧学之外,亦要有深厚的崇拜学,因为他们要选择圣诗,也要牧养教会,包括司敬拜、圣乐的群体,同时要建立礼拜事奉。至于音乐人,亦应懂得分析圣诗、以音绘画,并具作曲配器的基本能力。音乐人或是圣乐牧师的责任是务求活化圣诗,给予意义,道成“肉身”进入文化。

罗以多首圣诗为例,探讨廿一世纪教会音乐牧师领导的音乐事奉内涵,包括﹕以歌词及乐章编排绘画诗歌的画意;以语句重复的口号、神学的阐述建立诗歌的“格”及“情”;选择内容成熟的诗歌来鼓励弟兄姊妹用心唱、梳理教牧目标,并帮助会众成为成熟长进的身体。他鼓励教牧重视圣乐的服侍,甚至考虑聘请“音乐牧师”。“如果现在你的教会不唱圣诗、不作圣诗,十年后你的教会有何长进呢?”

(记者陈淑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