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辞职的决定并不容易。然而当我们祷告时,雅思特和我经历到一股极深的平安——这是我们行在神旨意里有把握的确据。我已经祷告求神赐给我属于自己的公司,并且知道那是祂在我生命中的旨意之一。因此现在我开始感谢祂带领我出来,明白该是踏上未知道路的时刻了。

1972年9月30日,我向董事会主席递出辞呈。那天早晨我回到公司,我收到了一封信。上面没有姓名,只有信箱号码和城市,邮戳是来自挪威的。我打开信后大吃一惊!里头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经文以赛亚书60章20节:“你的日头不再下落;你的月亮也不退缩;因为耶和华必作你永远的光。你悲哀的日子也完毕了。 ”下方写着:“像但以理一般勇敢站立。等候从天上来的一切帮助。”

直到今日我还不晓得是谁寄了那封信,但是时机真的恰到好处。现在我知道我听见神了,并且祂看顾我生命中的每一步,即使我没有工作,也没有公司。这是来自神的“瑞玛”话语,是在我们最无助地顺服祂时,特地赐给我们的。

那天晚上,一位陌生人来到我们家,与我见面闲聊。我们的谈话漫无边际,我纳闷着他究竟来我们家有何目的。当他准备转身离去时,看着我悄悄地说:“我来找你是因为我失业破产了。”然后他向我要了一大笔钱。我茫然不知所措。过去从未有人向我要过钱。在瑞典,很少人会落入这般景况,因为国家通常会供应他们。他怎会有如此的胆量来我们家要钱呢?一定有什么不对劲。“请坐下。”我建议,一边拖延时间。然后我进到客房,那男人则在外头等候着我的决定。“主啊,我该怎么办?”我问主。马上有了回答:“将他所求的给他。祝福他,然后让他离开。”于是我就照做了。我不知道是谁比较讶异,那位访客还是我!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我所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有财务困难,而每一次我求问主该怎么办时,祂总是告诉我要给予。起初我感觉还蛮好的。慷慨解囊是种令人愉悦的感觉,我很高兴能够帮助人。但是过了一阵子之后,我得从银行提领大量资金来供应我自己的需求,于是开始觉得稍微没有把握了。最不可思议的经历大概是在某一个晚上的祷告会。我安静跪下后,领受了一个只能描述为敞开异象的经历。我看见一个家庭在我面前,仿佛他们就在电影银幕上一般。我看见关于他们的所有资料:他们的姓名、住址,以及糟糕的财务窘境。到目前为止,我已经习惯给予了,于是我求问主该给他们什么。

“将你所拥有的一切都给他们。”

听到这番话后我僵住了。我想都没想到会如此!当我到家后,我告诉雅斯特发生的事。在几周过后我们就要展开新的事业了,而我需要资金。雅斯特望着我,明显地颤抖著。然而她提醒我:“还记得我们如何不断在学习从神领受祝福,并非仰赖自己的努力吗?或许就是这条路了。祝福永远随着顺服而来。我会禁食祷告一个礼拜。”她真的这么做了。因此当一星期结束之后,她闪烁着眼眸,前来向我宣布说:“好吧。我们就这么做吧!”

于是隔天,我们从银行将一切的财产全数提出来,拿出所有用来买食物的现金,还有口袋里的金钱,以及孩子们存钱筒里的积蓄,全收集起来,然后开车前往我在祷告时“看见”的那个地址。当我把车停靠在屋外的时候,心想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我的来意,但门一打开,我望着在异象中“看见”的同一个家庭时,话就一股脑儿地溜出口了。我开口说,“我将一位朋友的问候传给你们。祂要你们知道祂爱你们,而且你们并不孤单。祂知道你们目前的感受。”

接着我把一个用大信封装着的金钱递给他们,道别后就离开了。他们当然十分讶异,但是主知道祂自己在做什么。我顺服,而他们蒙福了。对那个家庭而言,那一刻是他们的转捩点,却也是我们的转捩点。顿时之间一切都改变了。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