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辭職的決定並不容易。然而當我們禱告時,雅思特和我經歷到一股極深的平安——這是我們行在神旨意裡有把握的確據。我已經禱告求神賜給我屬於自己的公司,並且知道那是祂在我生命中的旨意之一。因此現在我開始感謝祂帶領我出來,明白該是踏上未知道路的時刻了。

1972年9月30日,我向董事會主席遞出辭呈。那天早晨我回到公司,我收到了一封信。上面沒有姓名,只有信箱號碼和城市,郵戳是來自挪威的。我打開信後大吃一驚!裡頭是一張紙條,上面寫著經文以賽亞書60章20節:「你的日頭不再下落;你的月亮也不退縮;因為耶和華必作你永遠的光。你悲哀的日子也完畢了。 」下方寫著:「像但以理一般勇敢站立。等候從天上來的一切幫助。」

直到今日我還不曉得是誰寄了那封信,但是時機真的恰到好處。現在我知道我聽見神了,並且祂看顧我生命中的每一步,即使我沒有工作,也沒有公司。這是來自神的「瑞瑪」話語,是在我們最無助地順服祂時,特地賜給我們的。

那天晚上,一位陌生人來到我們家,與我見面閒聊。我們的談話漫無邊際,我納悶著他究竟來我們家有何目的。當他準備轉身離去時,看著我悄悄地說:「我來找你是因為我失業破產了。」然後他向我要了一大筆錢。我茫然不知所措。過去從未有人向我要過錢。在瑞典,很少人會落入這般景況,因為國家通常會供應他們。他怎會有如此的膽量來我們家要錢呢?一定有什麼不對勁。「請坐下。」我建議,一邊拖延時間。然後我進到客房,那男人則在外頭等候著我的決定。「主啊,我該怎麼辦?」我問主。馬上有了回答:「將他所求的給他。祝福他,然後讓他離開。」於是我就照做了。我不知道是誰比較訝異,那位訪客還是我!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我所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有財務困難,而每一次我求問主該怎麼辦時,祂總是告訴我要給予。起初我感覺還蠻好的。慷慨解囊是種令人愉悅的感覺,我很高興能夠幫助人。但是過了一陣子之後,我得從銀行提領大量資金來供應我自己的需求,於是開始覺得稍微沒有把握了。最不可思議的經歷大概是在某一個晚上的禱告會。我安靜跪下後,領受了一個只能描述為敞開異象的經歷。我看見一個家庭在我面前,彷彿他們就在電影銀幕上一般。我看見關於他們的所有資料:他們的姓名、住址,以及糟糕的財務窘境。到目前為止,我已經習慣給予了,於是我求問主該給他們什麼。

「將你所擁有的一切都給他們。」

聽到這番話後我僵住了。我想都沒想到會如此!當我到家後,我告訴雅斯特發生的事。在幾週過後我們就要展開新的事業了,而我需要資金。雅斯特望著我,明顯地顫抖著。然而她提醒我:「還記得我們如何不斷在學習從神領受祝福,並非仰賴自己的努力嗎?或許就是這條路了。祝福永遠隨著順服而來。我會禁食禱告一個禮拜。」她真的這麼做了。因此當一星期結束之後,她閃爍著眼眸,前來向我宣布說:「好吧。我們就這麼做吧!」

於是隔天,我們從銀行將一切的財產全數提出來,拿出所有用來買食物的現金,還有口袋裡的金錢,以及孩子們存錢筒裡的積蓄,全收集起來,然後開車前往我在禱告時「看見」的那個地址。當我把車停靠在屋外的時候,心想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我的來意,但門一打開,我望著在異象中「看見」的同一個家庭時,話就一股腦兒地溜出口了。我開口說,「我將一位朋友的問候傳給你們。祂要你們知道祂愛你們,而且你們並不孤單。祂知道你們目前的感受。」

接著我把一個用大信封裝著的金錢遞給他們,道別後就離開了。他們當然十分訝異,但是主知道祂自己在做什麼。我順服,而他們蒙福了。對那個家庭而言,那一刻是他們的轉捩點,卻也是我們的轉捩點。頓時之間一切都改變了。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