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m(曾子声)牧师,从事牧养边青事工,在成为牧师之前他曾做过画则,球证,设计师,教琴,甚至电自行车铺……虽然多才多艺,但人生却是找不到方向与使命。他形容,自己曾经跌入堕落的深渊,坏事做尽,但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候,神仍然没有放弃他。

放纵自我的生活

Lem在美国出生和长大,父母都是牧师,他自小已经跟着父母参与很多不同聚会及服事,13,14岁已经学习等候神,方言祈祷等。但当他18岁离家去读大学时,开始认识各种不同的人。Lem不知自己想要什么,很喜欢跟随及模仿别人,想证明自己,慢慢开始学坏。一开始是赌钱,食烟,打架等,之后发展到偷窃。“偷车的零件,那段时间美国很流行改装车,记得好几次是别人负责把风,我负责爬到车底偷零件,例如灯、车胎等,偷的过程只需几分钟,却可以赚到几万元港币,但那些钱永远都不会进到我的口袋。”Lem不介意分到多少钱,他寻求的是刺激,后来甚至开始投资毒品,滥交,Lem过著世人眼中败坏堕落的生活。

.当年的Pastor Lem

吞枪自杀

后来因为一件事,Lem差点结束自己的生命。当时Lem因为女朋友的离开,他离家出走,在街头流浪了9个月,在一些很杂乱的地方过夜,也因此他一直在车座位下藏有一支枪用来防身。“我好记得,有一晚当我知道那个女仔有了新的男朋友,我很愤怒,我开始骂神,甚至用粗口来骂,我对神说,你是不是玩我,我没有了家,没有学业,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这个女孩子是唯一一样东西,你也要拿走她的心。”当晚凌晨3点,Lem看着天一直对着神发泄怒气,然后从座位下面拿出枪,塞进口里,开枪自杀。然而很奇妙的,神并没有让死亡临到Lem。

神仍然想用你

“现在回想,其实我当时心里很矛盾的,我自小在教会长大,各种属灵装备课程都上过,按理说,我应该在神里扎根得很好,但一离开那个安全环境我就迅速地堕落到撒旦的网罗。我心里有个疑问,为何我这么坏,还是听到神对我说话,要我回转。我不能接纳自己,我对自己有很深的挫败感,我觉得表现很差,神不想要我。”

第二日Lem就去医院见他的妈妈。当时妈妈已经是癌症第4期,她躺卧在床,已经半身瘫痪。Lem一直在妈妈面前骂她,最后说:“今次见面之后,我要去东面,你以后都不用再找我了。”妈妈一直在听,最后看着Lem说了一句他永远不会忘记的说话。她说:“儿子,神仍然想用你。”

与父亲复和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神一直对Lem说话。“原来不是我做得有多好,不是我听了多少道,我父母认识神有多少,而是我和神是否有关系,我自己要选择跟从神。”Lem开始回家重整自己,妈妈与Lem同行了一年,就回天家了。后来Lem与爸爸一起去参与了一个机构的医治服事课程。在那一周里,Lem得到很大的释放与医治,破除了很多撒旦的捆绑。Lem发现,与父亲关系之间的鸿沟和断裂,成为他生命问题的根源与撒旦攻击的破口。“我其实不是很认识爸爸,他曾当了7年兵,当时我们的家很穷。父母虽然是牧师,但婚姻还是很难,我无意中论断了爸爸。我发现我与爸爸的关系疏离,影响了我对天父的认识。”在医治释放时,Lem最需要饶恕的是爸爸,当他不断去饶恕时,他发现最大的医治在这里,他开始用新的眼光去认识天父,重获新生,在25岁那年他成为牧师,去服事边缘青年(边青)。

.今日Lem已经成为许多边青的属灵爸爸

牧养边青

“我明白边青,对年青人的跌倒也很理解。作为牧师二代,我们有热情有异象,有很多目标想要做到,但做不到时,撒旦就会有一个很大的控诉,好像明知故犯—明知道父母是牧师,你听了这么多的道,事奉这么多,为何还跌得这么差。今日只因着神的恩典,祂给我机会,才能站在这里告诉别人祂的爱有多实在。”Lem在香港从事边青牧养工作已经7年,他看见了很多年青人破碎的生命,更看见神又是如何透过祂的爱去反转这些年青人。“有时我们肉身家庭的成长可能比年青人还慢。若年青人在家里得不到父母的爱,我们就要起来,成为他们的带领者、导师、属灵的父母。透过我的故事,神的话语,帮助年青人张开属灵的眼睛,看到异象,原来人生可以有其他可能性,可以发梦的。”

(记者莫岚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