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m(曾子聲)牧師,從事牧養邊青事工,在成為牧師之前他曾做過畫則,球證,設計師,教琴,甚至電單車鋪……雖然多才多藝,但人生卻是找不到方向與使命。他形容,自己曾經跌入墮落的深淵,壞事做盡,但即使在最黑暗的時候,神仍然沒有放棄他。

放縱自我的生活

Lem在美國出生和長大,父母都是牧師,他自小已經跟著父母參與很多不同聚會及服事,13,14歲已經學習等候神,方言祈禱等。但當他18歲離家去讀大學時,開始認識各種不同的人。Lem不知自己想要什麼,很喜歡跟隨及模仿別人,想證明自己,慢慢開始學壞。一開始是賭錢,食煙,打架等,之後發展到偷竊。「偷車的零件,那段時間美國很流行改裝車,記得好幾次是別人負責把風,我負責爬到車底偷零件,例如燈、車胎等,偷的過程只需幾分鐘,卻可以賺到幾萬元港幣,但那些錢永遠都不會進到我的口袋。」Lem不介意分到多少錢,他尋求的是刺激,後來甚至開始投資毒品,濫交,Lem過著世人眼中敗壞墮落的生活。

.當年的Pastor Lem

吞槍自殺

後來因為一件事,Lem差點結束自己的生命。當時Lem因為女朋友的離開,他離家出走,在街頭流浪了9個月,在一些很雜亂的地方過夜,也因此他一直在車座位下藏有一支槍用來防身。「我好記得,有一晚當我知道那個女仔有了新的男朋友,我很憤怒,我開始罵神,甚至用粗口來罵,我對神說,你是不是玩我,我沒有了家,沒有學業,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這個女孩子是唯一一樣東西,你也要拿走她的心。」當晚凌晨3點,Lem看著天一直對著神發洩怒氣,然後從座位下面拿出槍,塞進口裡,開槍自殺。然而很奇妙的,神並沒有讓死亡臨到Lem。

神仍然想用你

「現在回想,其實我當時心裡很矛盾的,我自小在教會長大,各種屬靈裝備課程都上過,按理說,我應該在神裡紮根得很好,但一離開那個安全環境我就迅速地墮落到撒旦的網羅。我心裡有個疑問,為何我這麼壞,還是聽到神對我說話,要我回轉。我不能接納自己,我對自己有很深的挫敗感,我覺得表現很差,神不想要我。」

第二日Lem就去醫院見他的媽媽。當時媽媽已經是癌症第4期,她躺臥在床,已經半身癱瘓。Lem一直在媽媽面前罵她,最後說:「今次見面之後,我要去東面,你以後都不用再找我了。」媽媽一直在聽,最後看著Lem說了一句他永遠不會忘記的說話。她說:「兒子,神仍然想用你。」

與父親復和

在之後的一段時間,神一直對Lem說話。「原來不是我做得有多好,不是我聽了多少道,我父母認識神有多少,而是我和神是否有關係,我自己要選擇跟從神。」Lem開始回家重整自己,媽媽與Lem同行了一年,就回天家了。後來Lem與爸爸一起去參與了一個機構的醫治服事課程。在那一周裡,Lem得到很大的釋放與醫治,破除了很多撒旦的捆綁。Lem發現,與父親關係之間的鴻溝和斷裂,成為他生命問題的根源與撒旦攻擊的破口。「我其實不是很認識爸爸,他曾當了7年兵,當時我們的家很窮。父母雖然是牧師,但婚姻還是很難,我無意中論斷了爸爸。我發現我與爸爸的關係疏離,影響了我對天父的認識。」在醫治釋放時,Lem最需要饒恕的是爸爸,當他不斷去饒恕時,他發現最大的醫治在這裡,他開始用新的眼光去認識天父,重獲新生,在25歲那年他成為牧師,去服事邊緣青年(邊青)。

.今日Lem已經成為許多邊青的屬靈爸爸

牧養邊青

「我明白邊青,對年青人的跌倒也很理解。作為牧師二代,我們有熱情有異象,有很多目標想要做到,但做不到時,撒旦就會有一個很大的控訴,好像明知故犯—明知道父母是牧師,你聽了這麼多的道,事奉這麼多,為何還跌得這麼差。今日只因著神的恩典,祂給我機會,才能站在這裡告訴別人祂的愛有多實在。」Lem在香港從事邊青牧養工作已經7年,他看見了很多年青人破碎的生命,更看見神又是如何透過祂的愛去反轉這些年青人。「有時我們肉身家庭的成長可能比年青人還慢。若年青人在家裡得不到父母的愛,我們就要起來,成為他們的帶領者、導師、屬靈的父母。透過我的故事,神的話語,幫助年青人張開屬靈的眼睛,看到異象,原來人生可以有其他可能性,可以發夢的。」

(記者莫嵐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