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在那个黑暗的夜晚,被圣灵充满,我获得了这新生命与新希望,一股想在各样事上荣耀神的渴望便随之而来,包括我自己的专业领域。身为执行总裁,我必须遵照董事会的准则和决定,所以关于公司的决策,我没有完全的自由来跟随主。然而我知道我需要在每日的商务中经历神,但要如何呢?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拥有我自己的公司,而我十分清楚这所需要承担的责任,于是我谨慎地写出一个祷告:

“主啊,求祢赐给我一个为了神国度的目的而营运的公司,好叫我无论在生命和工作上,都能荣耀祢。”

那一刻彻底地扭转了我的一生。我写下那些话语之后,主的同在充满了房间,我意识到在神的同在中是何等地可畏。我的生命归属于祂,而我的异象现在已定睛于祂国度不可见的真实里了。从那一刻起,我经历了与神深刻的爱与亲密的关系。

我们的家成了兴旺的祷告小组中心。这个小组是从我们擅自进入一个位于索伦蒂纳市(Sollentuna)的家庭聚会开始的。我们到了那里时,发现我们并非唯一的不速之客。另一对夫妇也和我们做了同样的事。从那一晚聚在房间里的8个人开始,一个祷告小组于是诞生了,当我们再次聚集祷告,消息便逐渐传开,愈来愈多人前来加入。许多人经历了圣灵的施洗,生命彻底地翻转。我们并未听说灵恩运动的复兴,然而却身在其中。而正当我们愈是感受到神的同在在我们的生命中,释放我们进入如此大的自由,我想要拥有一间公司的渴望就愈发地加深。然而,我却不明白神会如何回应我内心的渴求。我每日不断地祷告著:“神啊,给我一间公司。”

一天,有一位生意人来找我,他是当地五旬节派教会的一位长老,隔周主日我又遇见他了。于是我决定邀请他吃午餐,和他聊聊。我们坐在餐厅里时,他突然说:“我有个毛病,能够跟你分享吗?”我纳闷着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但他继续说道:“只要我一开口祷告就开始结结巴巴。我不知如何是好,在教会这样子很尴尬。我一直没办法大声祷告,连在自己的家中都不行。”他才刚一说完,神的大能就临到我,就在餐厅正中央,圣灵给了我关于这个人的话语。不假思索地,我发现自己开口大胆地说:“你将会站在教会中央传扬神的话语!”

“不,不!那是不可能的。”他震惊地回答。在那之后什么也没发生,但在接下来的星期五,他出现在我们的祷告会中。晚间聚会当中,我感觉圣灵引导我读出一段经文:“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就在我读这些经文的当下,圣灵强而有力地降临,那男人跳了起来开始高声说起方言。他的声量大而快速,听起来就像一把机关枪不停地发射。这仅是转化的开端而已,因为他的口吃不仅完全得了释放,他还成了有恩膏的祷告者。

这场祷告运动横扫了我们的地方教会,很快地就座无虚席,甚至在周间的聚会也是如此。神的大能彰显,祂的话语在当地的五旬节教会被传讲,并有神蹟奇事随着。一次主日,牧师向会众宣布,某人今天必须要讲道,请这位领受神话语的人来到前面。这位曾为口吃所苦的人,毫不犹豫地站起身走向讲台。他环视群众一会儿,然后说:“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这是我所听过最短的一篇讲道,但神的能力随即释放出来,那天早上许多人得了医治。那个人今天仍在神的国度中被神使用。

后来这位男士邀请我与他合伙投资创业,这件事全然地改变了我的人生。我既勤奋又满怀抱负,是先前提过的斯德哥尔摩总公司的总经理。我的职位稳固,同时也十分乐于在前瑞典王子的旗下工作。丝毫没有任何理由考虑离职。然而我曾求主赐给我一个能荣耀祂的公司,而祂并没有忘记。

一个周末我们租了一艘船,在斯德哥尔摩沿海的群岛间旅游,商讨我们的构想并一起祷告。我们祷告时,我察觉神就在这个不可能的情况之中。于是我知道,我必须辞去我的工作了。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