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著在那個黑暗的夜晚,被聖靈充滿,我獲得了這新生命與新希望,一股想在各樣事上榮耀神的渴望便隨之而來,包括我自己的專業領域。身為執行總裁,我必須遵照董事會的準則和決定,所以關於公司的決策,我沒有完全的自由來跟隨主。然而我知道我需要在每日的商務中經歷神,但要如何呢?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擁有我自己的公司,而我十分清楚這所需要承擔的責任,於是我謹慎地寫出一個禱告:

「主啊,求祢賜給我一個為了神國度的目的而營運的公司,好叫我無論在生命和工作上,都能榮耀祢。」

那一刻徹底地扭轉了我的一生。我寫下那些話語之後,主的同在充滿了房間,我意識到在神的同在中是何等地可畏。我的生命歸屬於祂,而我的異象現在已定睛於祂國度不可見的真實裡了。從那一刻起,我經歷了與神深刻的愛與親密的關係。

我們的家成了興旺的禱告小組中心。這個小組是從我們擅自進入一個位於索倫蒂納市(Sollentuna)的家庭聚會開始的。我們到了那裡時,發現我們並非唯一的不速之客。另一對夫婦也和我們做了同樣的事。從那一晚聚在房間裡的8個人開始,一個禱告小組於是誕生了,當我們再次聚集禱告,消息便逐漸傳開,愈來愈多人前來加入。許多人經歷了聖靈的施洗,生命徹底地翻轉。我們並未聽說靈恩運動的復興,然而卻身在其中。而正當我們愈是感受到神的同在在我們的生命中,釋放我們進入如此大的自由,我想要擁有一間公司的渴望就愈發地加深。然而,我卻不明白神會如何回應我內心的渴求。我每日不斷地禱告著:「神啊,給我一間公司。」

一天,有一位生意人來找我,他是當地五旬節派教會的一位長老,隔週主日我又遇見他了。於是我決定邀請他吃午餐,和他聊聊。我們坐在餐廳裡時,他突然說:「我有個毛病,能夠跟你分享嗎?」我納悶著他接下來要說什麼,但他繼續說道:「只要我一開口禱告就開始結結巴巴。我不知如何是好,在教會這樣子很尷尬。我一直沒辦法大聲禱告,連在自己的家中都不行。」他才剛一說完,神的大能就臨到我,就在餐廳正中央,聖靈給了我關於這個人的話語。不假思索地,我發現自己開口大膽地說:「你將會站在教會中央傳揚神的話語!」

「不,不!那是不可能的。」他震驚地回答。在那之後什麼也沒發生,但在接下來的星期五,他出現在我們的禱告會中。晚間聚會當中,我感覺聖靈引導我讀出一段經文:「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就在我讀這些經文的當下,聖靈強而有力地降臨,那男人跳了起來開始高聲說起方言。他的聲量大而快速,聽起來就像一把機關槍不停地發射。這僅是轉化的開端而已,因為他的口吃不僅完全得了釋放,他還成了有恩膏的禱告者。

這場禱告運動橫掃了我們的地方教會,很快地就座無虛席,甚至在週間的聚會也是如此。神的大能彰顯,祂的話語在當地的五旬節教會被傳講,並有神蹟奇事隨著。一次主日,牧師向會眾宣布,某人今天必須要講道,請這位領受神話語的人來到前面。這位曾為口吃所苦的人,毫不猶豫地站起身走向講台。他環視群眾一會兒,然後說:「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這是我所聽過最短的一篇講道,但神的能力隨即釋放出來,那天早上許多人得了醫治。那個人今天仍在神的國度中被神使用。

後來這位男士邀請我與他合夥投資創業,這件事全然地改變了我的人生。我既勤奮又滿懷抱負,是先前提過的斯德哥爾摩總公司的總經理。我的職位穩固,同時也十分樂於在前瑞典王子的旗下工作。絲毫沒有任何理由考慮離職。然而我曾求主賜給我一個能榮耀祂的公司,而祂並沒有忘記。

一個週末我們租了一艘船,在斯德哥爾摩沿海的群島間旅遊,商討我們的構想並一起禱告。我們禱告時,我察覺神就在這個不可能的情況之中。於是我知道,我必須辭去我的工作了。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