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使徒性和先知性的话题如今引发了很多的争议,特别是当这些话题和耶路撒冷的弥赛亚余民有关联时。这个话题为什么如此重要?以弗所书里提到3个“先知和使徒”工作的关联点。

第一个关联是建立“Ecclesia”教会的根基, 使其成为神的灵之居所。以弗所书 2章20节:“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这里说的不是地方性的教会,而是全球的教会“Ecclesia”。牧师一般专注在本地的教会,而使徒倾向于普世的教会。

第二个关联点是神预定了让外邦人和犹太人通过对耶稣的信心而和好的计划。以弗所书 3章5-6节:“这奥祕在以前的世代没有叫人知道,像如今借着圣灵启示他的圣使徒和先知一样。这奥祕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借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以色列和国际教会的合作是神国度的中心,并且也应成为从古至今先知和使徒所立的所有根基的一部分。

第三个关联点是耶稣升天后赐到地上的属灵权柄,五重职事装备的事工。以弗所书 4章11-12节:“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属灵的权柄是与耶稣升天连在一起的。耶稣高升,超乎一切力量和规则之上。祂赐下权柄给教会如给自己的身体(以弗所书 1:20-23)。祂通过祂的名、祂的灵以及五重职事的运作赐下属灵的权柄(以弗所书 4:7-11)。“使徒和先知”与“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并列出现,清楚地表明他们的身份必须持续存在并发生作用,绝没有消失或退出历史舞台。

根据以上 3 个关联点,我们能总结出以下这 3 点某种程度上惊人的原则或事实:

  1. 教会(Ecclesia),所有第一世纪最初的信仰群体都接受及顺服先知和使徒的属灵遮盖。
  2. 以色列,所有最初的信仰群体都是连接并对齐圣经上的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
  3. 国度,在耶稣再临前国际教会(Ecclesia)中运作的属灵权柄会成为耶稣再临后千禧国度中的执政权柄(马太福音 19:28,路加福音 19:17)。

这 3 个目标—教会(Ecclesia)、以色列和国度是先知和使徒复兴的主要原因。它们是如此的重要,同时触发了很多的属灵争战,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3个目标,以致我们能在这个时代更好地与神对齐。


亚设.因崔特(Asher Intrater)是以色列弥赛亚信徒群体的使徒领袖,创办“复兴以色列事工(Revive Israel Ministries)”,另外在耶路撒冷“耶稣之爱教会”及“提昆国际事工网络(Tikkun International)”担任监督职责,最近出版新书《与神对齐》。

按此购买新书《与神对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