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于5月25日举行公投,为是否推翻宪法的第八修正案进行表决。参与公投的选民以接近二比一的比例,即超过140万选民赞成废除该议案,令堕胎在爱尔兰迈向合法化。

1983年通过的第八修正案保证未出生的胎儿及母亲得享同等的生存权利,同时禁止任何情况下的堕胎。然而,作为世界上最坚定的天主教国家之一,近年爱尔兰各项社会共识均出现转变: 2015年成为第一个通过公投合法化同性婚姻的国家;现任总理是公开的同性恋者;民众更在最近的公投争取堕胎权。公投前,Facebook及Google封锁了其网站上来自外国群体关于公投的广告,令废除修正案的声音接近一面倒。

此次废除第八修正案的运动是由一名牙医的死引发的。2012年,31岁的牙医哈拉潘纳瓦(Savita Halappanavar)流产并胎死腹中,却在法律下无法进行堕胎,最后在医院死于败血性休克。卫生部调查认为过度严格的堕胎法是她的死因。据估计,每年约有3,500名爱尔兰女性前往英国堕胎,亦有另外2,000人非法取得堕胎药自行堕胎。公投有结果后,总理回应指,他将致力在未来几个月内,在议会通过一项新的自由堕胎法。

当地的维护生命群体普遍对公投的结果感到悲伤。“为生命步行”总干事说:“我们非常难过,许多爱尔兰人反对爱和生命。”

“爱尔兰天主教协会”发言人认为,赞成废除该议案的势力来自境外支持堕胎的利益集团。爱尔兰误将母亲的权利与儿童的生命视为对立,改变了同时尊重两者的立场。

“拯救第八修正案行动”发言人表示:“女人在爱尔兰比堕胎普及的美国安全得多,堕胎合法化不会令女人得到更多保障。投票结果是个历史性的悲剧。”

爱尔兰一群医生在当地报章上撰文表示:“大多数堕胎都不是以健康为理由,堕胎颠覆医学的真正目的,而重视救人召命的医生应该置身事外。”维护生命的医生John Kehoe亦认为不需要修改宪法才令女性得到保护。

美国“维护生命圣职人员”总监Frank Pavone神父接受Life News访问时认为:“今天一些支持堕胎者的欢乐的泪水预表著爱尔兰各城各乡的悲痛,母亲会因为堕胎而流泪。”

另一方面,美国踏出维护生命的一小步。特朗普政府动议修改《公共卫生服务法》第十章,禁止计划生育机构运用政府资助进行堕胎,转介母亲到其他堕胎服务机构或与堕胎服务机构共用职员及设施。

(来源:CBNChristian News WireLife NewsChristian HeadlinesBreak Point,2018年5月25日,Vasco Lam 综合编译报导)

祷告:求神向普世教会启示每条生命的重要性,远超过个人及女性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