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同机构的调查中发现,未来的几年,香港教会正面对主任牧师的退休潮。我记得五年前,柳溪教会的上任主任牧师比尔·海伯尔斯也为传承问题大费周章。不过,人生总是要面对自己的年龄,加上下一代的思想和世界极速的改变,上一代也要承认,牧养新的一代需要新的领袖。

当我在加拿大读神学的日子,当时有好几位前辈牧者,其中一位牧者栽培了几位后辈,他也放心把分堂交给他们带领。就在这几位的后辈忠心事奉下,数十年后这间教会成为多伦多华人教会中的大型教会。到今天就是这批往日的晚辈,已经成为前辈,怎样走他们前辈的路,把教会传承下去,可以说是一大考验!

我认为传承最重要有以下三方面:

  1. 愿意栽培:耶稣基督在大使命很清楚提到“门徒训练”,问题是怎样的训练才是合乎祂的心意?对我来说,耶稣基督并没有告诉我们一套的方法,因为祂知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完美。过去几十年的事奉,看到有些门训是非常的严谨,好像军人集训似的。另外,有些相对的却非常松散,没有一套内容,只是查考圣经。不同的带领者有不同的做法。对耶稣基督来说,我相信都可以,只是一定要愿意栽培。
  2. 愿意信任:栽培的过程中,一定要信任下一代,所谓“信任”就是要给予事奉的机会。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遇到过不同的前辈,有一位给予我机会,也有一位认为我没有资格成为传道人。所以,在我事奉的生命中,我对下一代是绝对信任。只要我把责任交给一个人,我就会相信他,甚至不必要跟我一样。我认为重要是信任他是跟随神。
  3. 愿意放下:很多年前,理查得.傅士德(Richard Fostor)写的“钱、性与权势”(Money, Sex & Power)是对人的三大试探。我觉得从“权力”引伸出的“眷恋”成为另一个试探。当人有了“权”,就很容易“眷恋”,而“眷恋”就不轻易放下。我相信一个成功的人要放下更难,除非迫不得已。微软创办人“盖茨”与苹果创办人“乔布斯”在科技上都是非常精彩的人物。他们同年出生,但人生的选择不一样,前者从2000年开始一步一步的退下,而后者因身体不得不退。当然,我这样说或许会有武断成分。我可能不知道“乔布斯”已经在退下也不一定。我觉得要放下金钱已经不容易,要放下权力更难。不过,人生总是要有一天必须要放下。

我总觉得要“开始得好、结束得好”就是要学会以上的三个功课。我相信,只要真心的栽培下一代,一代一定比一代精彩。


文@何志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