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同機構的調查中發現,未來的幾年,香港教會正面對主任牧師的退休潮。我記得五年前,柳溪教會的上任主任牧師比爾·海伯爾斯也為傳承問題大費周章。不過,人生總是要面對自己的年齡,加上下一代的思想和世界極速的改變,上一代也要承認,牧養新的一代需要新的領袖。

當我在加拿大讀神學的日子,當時有好幾位前輩牧者,其中一位牧者栽培了幾位後輩,他也放心把分堂交給他們帶領。就在這幾位的後輩忠心事奉下,數十年後這間教會成為多倫多華人教會中的大型教會。到今天就是這批往日的晚輩,已經成為前輩,怎樣走他們前輩的路,把教會傳承下去,可以說是一大考驗!

我認爲傳承最重要有以下三方面:

  1. 願意栽培:耶穌基督在大使命很清楚提到「門徒訓練」,問題是怎樣的訓練才是合乎祂的心意?對我來說,耶穌基督並沒有告訴我們一套的方法,因為祂知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不完美。過去幾十年的事奉,看到有些門訓是非常的嚴謹,好像軍人集訓似的。另外,有些相對的卻非常鬆散,沒有一套內容,只是查考聖經。不同的帶領者有不同的做法。對耶穌基督來說,我相信都可以,只是一定要願意栽培。
  2. 願意信任:栽培的過程中,一定要信任下一代,所謂「信任」就是要給予事奉的機會。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遇到過不同的前輩,有一位給予我機會,也有一位認為我沒有資格成為傳道人。所以,在我事奉的生命中,我對下一代是絕對信任。只要我把責任交給一個人,我就會相信他,甚至不必要跟我一樣。我認為重要是信任他是跟隨神。
  3. 願意放下:很多年前,理查得.傅士德(Richard Fostor)寫的「錢、性與權勢」(Money, Sex & Power)是對人的三大試探。我覺得從「權力」引伸出的「眷戀」成為另一個試探。當人有了「權」,就很容易「眷戀」,而「眷戀」就不輕易放下。我相信一個成功的人要放下更難,除非迫不得已。微軟創辦人「蓋茨」與蘋果創辦人「喬布斯」在科技上都是非常精彩的人物。他們同年出生,但人生的選擇不一樣,前者從2000年開始一步一步的退下,而後者因身體不得不退。當然,我這樣說或許會有武斷成分。我可能不知道「喬布斯」已經在退下也不一定。我覺得要放下金錢已經不容易,要放下權力更難。不過,人生總是要有一天必須要放下。

我總覺得要「開始得好、結束得好」就是要學會以上的三個功課。我相信,只要真心的栽培下一代,一代一定比一代精彩。


文@何志滌